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一章尿壶开局?我选择死亡!

第一章尿壶开局?我选择死亡!

    “你个瘪三算计我?!指针下面是极品灵根吧?你给我一个尿壶是什么意思?克扣奖品?”

    系统没有回复白暮的抱怨,只是把奖品琳琅满目的转盘进行放大,在代表极品灵根的红色扇形的中间,有一抹不起眼的黄色,上面写着

    “永不损坏的尿壶。”

    “RNM!退钱!”

    “已售物品谢绝退换,最终解释权归本系统所有。”

    系统的机械音刚一说完,白暮的手边就出现一把泛着黄,还透漏着骚味的陶土制尿壶。

    伸出因愤怒而颤抖的手,手背贴在尿壶边缘感受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RNM!”

    系统直接无视了白暮的咒骂,不一会白暮也骂累了,低着头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他本是修仙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先天极品灵根注定了白暮的仙途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但就在白暮踏入长生中途的第二年,刚刚突破筑基出关的白暮听到一个传言。

    有避世不出的药宗出世了,而药宗有秘术能转移灵根并且无排斥,白暮还没有感慨修行界的奇妙,就被数名金丹修士围捕,之后就是被挖了灵根伤了本源。

    在怨恨中失去意识,再次清醒时,白暮穿越到了现代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白暮用五年时间熟悉了现在生活,尽管心中有怨恨,但如今相隔两界,渐渐了想要放下过去的生活。在21世纪纸醉金迷的活完一辈子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白暮得知还有修仙界的存在,存着侥幸的心理,白暮为自己检测了灵根。

    “极品火灵根!”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激动,白堵就被敲了闷棍,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的灵根又被挖了,然后又跟上一世一样的死因,本源被伤,在莫大的痛苦与怨恨中死去。

    失去意识前白暮有了一丝解脱,这操蛋离谱的两世,这次应该是结局了。

    谁承想白暮又没死成,灵魂还被拖进了名为“今世往梦”的逃生游戏。

    经历过前两世的白暮已经不对这狗血的人生抱有期待,但看到系统赠送的抽奖转盘时,眼里又充满生的喜悦与未来的向往。

    转盘的奖品琳琅满目,且最差的都是神级功法,怀揣着报仇雪恨重返人间的心思,白暮点了确定抽奖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现在的一幕,指针停在了极品灵根中间的尿壶上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不看看尿壶的属性吗?”

    系统的机械音将白暮从沉思中拉回,尿壶在转盘上的比例那么小,以越稀有越难抽的惯例,白暮对这个尿壶有了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白堵刚刚有了查看尿壶这个想法,一串红字就出现在了尿壶的旁边。

    名称:永不损坏的尿壶

    “哦哦!恭喜宿主!不愧是你!这是规则性的道具,比起神级功法,极品灵根来说稀有太多了!”

    白暮眼里又有了一些期待,他激动的问道

    “真的吗?!那它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“宿主!它的作用就是用不坏!”

    “嗯嗯!然后呢!”

    “没了!”

    “我RNM!”

    “宿主别担心,现在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你面前,只要给本系统更改唤醒口令,就能更换抽奖所得的道具哦!毕竟本系统也不是啥魔鬼。”

    白暮心想果然如此,根据自己生前看过的小说,逃生游戏都是危机四伏的,尿壶开局岂不是必死的局面?

    “换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宿主,温馨提示,更改口令如果采用随机更改,会有几率获得更好的奖励哦!”

    “随机更改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浮夸的音乐,尿壶被白光淹没,一圈轮廓逐渐变形,白光越发璀璨,最后如琉璃破碎,显出升级后的奖励。

    “恭喜宿主!获得七彩斑斓贼他妈炫酷的夜壶一个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尿壶吗?!我草!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谁能拒绝一个七彩炫酷的尿壶呢?”

    绝望浮上心头,白暮现在对活下去越发没有信心,但更绝望的还在后面,只听到系统机械化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随机更改唤醒口令成功,口令已更改为“甜心”温馨提醒宿主,唤醒系统时请声音大点,不然系统听不到,可能会没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白暮心如死灰,整个人颓废的坐在地上,随便吧,爱咋样咋样吧,无所谓了,再坑点又如何?

    “新手教程已结束,倒计时后将正式进入副本,请宿主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5.4..1!开始传送!”

    “呵,果然是狗系统,倒计时都要坑老子!”

    眼前闪过白光,不过须臾间,白暮已经离开系统空间,系统刚刚倒计时白暮打算站起来,系统提前的开始传送使白暮失去平衡,在传送到副本门口时,是保持着狗吃屎的姿势往前扑的。

    白暮径直的撞在地面,脸贴着地滑行了数米。

    周围都是好奇的打量,还有阵阵银铃般的笑声,白暮狼狈起身,嘴里的牙都磕掉两颗,通红着脸有气愤,还有羞愧。

    “太丢人了。。。”白暮暗暗心想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这出场挺别致啊?”留着板寸头的壮汉吐槽着。

    “意外。。。意外。”白暮尴尬一笑,视线却在观察着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加上自己一共五人,一位刚刚吐槽的大汉,身高一米八以上,迷彩短裤灰背心,浑身肌肉充满爆发力,熊腰虎背,下盘稳健,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其余四人中,有带着金丝边眼镜的OL,运动服刘海遮住脸的男生,一脸猥琐满身油腻的胖子,和西装革履的中年大叔。

    “四个新人吗?看来这次的副本挺简单。”运动服男生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系统空间想必都接受现在的处境了,多的我就不说了,都先自我介绍一下,姓名,职业,还有系统送的新手道具,我叫墨晦,五次副本的老人,也是这次的引导者。”

    白暮听到这里,暗暗在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【嗯?系统并不是我独有的?每个人都有?】

    将近两米的大汉率先开口道:“陈虎,职业是武术教练,体能和战斗资质我很有信心,至于获得道具,系统!”

    陈虎喊了一声系统后,一把匕首浮现在手上,刀刃泛着冷光,刀身还有五公分的放血槽,刀背呈锯齿状,确保抽刀后能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“根据系统说的,这刀有百分之一的几率伤害到灵体,对实体有60%的伤害加成。”

    【我日!凭什么!凭什么人家开局屠魔刀,我开局破尿壶?】白暮内心不平衡起来,他恨不得千刀万剐了无良系统。

    墨晦听完点点头,显然对陈虎颇为满意,他开口说道:“这刀适合你,就留着吧,对了,刚刚忘记说了,为了攻略副本,你们都要把新手道具交给我,由我集中分配,毕竟新手什么都不懂,一些道具并不适合你们,反而会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不是你想私吞道具?”西装中年打断墨晦的话,他面庞坚韧,无意间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,白暮猜测他现实世界应该是某个领导或集团总裁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总裁没有像小说里面,嚷嚷着绑架,他有钱,求别杀他什么的,这让白暮有点失望,果然小说都是骗人的,优秀的人无论到哪都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我叫贺琼西,职业你应该认识我,毕竟我们不会一直困在游戏里,通关一个副本有七天的休息期。”

    墨晦饶有兴趣的看向贺琼西,他当然认识,H市大名鼎鼎的企业家么,上市公司的总裁,身家几十亿起步,不过他居然也被拖进游戏里面了?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打算私吞道具,但是你们放心,我用不上的会还给你们,给了道具的,我会保护你们到副本结束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走到一旁冷哼一声:“我信不过你,进入副本后你大可不必管我,想必你也不能对我出手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”墨晦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因为规则我不能对你们下手,但是我可以吸引鬼怪去猎杀你们,你们要是有信心抵抗鬼怪的,也可以像贺老板一样,单独行动。”

    胖子连忙唤出系统,拿出一本日记本,双手捧着日记本小跑到墨晦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,你保护我,我不想死!我还没活够,我怕鬼的!”

    墨晦欣慰一笑,每次引导副本总会有几个人怕死,这任务极其轻松,只要再威逼利诱一番,那些新人的道具就能轻松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小张就行,这日记本可以记录NPC的生平往事,只不过只对支线任务有效。”

    墨晦收下日记本,转头看向OL御姐,OL西装勾勒身材的完美,挽起的秀发下一张惊艳脱俗的知性脸蛋儿,举手投足间成熟的韵味彭拜彰显,一旁的胖子看的眼睛都直了,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人儿。

    OL御姐的声音与其样貌截然相反,她的声音清冷禁欲,语气平淡,让人无法将声音和她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冬妤,我也选择单独行动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表明立场,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,犹如天山上的高岭之花,冷冽,旁人不可近。

    最后轮到白暮,白暮也效仿冬妤用了化名。

    “木耳,无业游民,我也选择单独行动。”

    当下情况可不容白暮选择,哪怕他想要接受墨晦的庇护,也要能拉下脸面娇柔的喊声“甜心”然后再把盛满不知名液体的尿壶拿出来。

    【我可以死亡,但不能社会死亡】

    不顾墨晦探究的眼神,白暮走到贺琼西身边,比起充满算计的墨晦,他觉得正直沉着的贺琼西更适合组队,冬妤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与白暮,贺琼西二人站在同一侧。

    突然耳边响起铃声,是小学学校统一的上课铃,在铃声后不同于系统无感情的机械音,一道温柔动听的女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副本即将开始,任务与具体信息,请求生者自行查看系统,祝愿求生者们玩得开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