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二章天阳小学

第二章天阳小学

    声音在消失后,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闪,反应过来时已经在“天阳小学”的门口,五人在铁门外,大腹便便的校长在铁门内,而校长身后站着许多保安。

    那些保安个个凶神恶煞,手持警棍,肥肉挤在脸上的校长也是一脸凶恶。

    “滚!别再让我看见你们!”

    威胁的话一说完,肥胖校长就带着一众保安离去,留下六人在原地通过系统了解此次的任务。

    副本名称:天阳小学的志愿者。

    副本等级:低级

    任务介绍:五位志愿者带着“礼物”来到天阳小学,送出各自的礼物,七天后即可离开副本。

    任务提醒:小学的校长藏着不可见人的秘密,每当午夜来临,校长室撕心裂肺的哭声,走廊尽头封闭的房间,每天消失一个的学生,这些谜题纠缠在一起,背后是耸人听闻的恶行。解决支线剧情可获得高昂奖励,副本难度会随着支线解锁而提高。

    看完任务的六人取出背包内的礼物,六个人都是木制小盒,只有一手掌大小,充其量只能放个苹果。

    白暮率先打开盒子,里面是粉色的蝴蝶发卡,还有一张折叠的纸条。

    纸条上面是秀气幼稚的笔记,应该是小学的某个学生写的。

    “他把我拖进小黑屋,我不敢哭,每次哭都会遭到殴打,我任由他在我身上作恶,连最重要的发卡都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【嗯?校园猥亵吗?那个校长这么抗拒外人进入校园,猥亵的人是校长?】白暮心中有了大致猜测,支线任务的提示再加上手上的礼物,背景故事不难猜,他有些好奇其余五人的礼物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冬妤也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支红色水笔,同样的有张纸条,只不过字迹明显是大人的。

    “张浅浅今天又被他父亲打了,看着她满脸伤痕,我感到兴奋,看来下次考试分数还可以再改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冬妤与白暮纸条的内容没有隐瞒,其余四人听完后都是一脸后怕,饶是身为老人的墨晦也暗暗心惊,这个副本看似简单,实则把人性最大的恶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剩余几人都连忙打开自己的盒子,把纸条的信息分享出来。

    贺琼西的礼物是五个一元硬币,纸条内容是“五块钱能干什么?!穷鬼!活该你母亲跟别人跑了!杂物间的死老鼠都比你强!”

    陈虎的是一条校裤,纸条内容是“我裤子湿了,我不能出去!被那个人看到就完了!”

    墨晦有意隐瞒了纸条内容,只能看见礼物是半颗玻璃球。

    胖子则没有那么多想法,直接把纸条内容念了出来,手里还挥着一把自制的钥匙。

    “沉寂许久的旁观者决定出手,受害的羔羊们投以期待的目光,殊不知另一边是更恐怖的地狱。”

    胖子念完纸条的内容,望向身后的墨晦,他在等着墨晦的行动,墨晦低头与陈虎商量着什么,白暮侧耳去听,听不出大概便放弃了,回神与贺琼西商量之后的计划。

    贺琼西率先开口问白暮:“小兄弟,你对任务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组队这事儿是白暮与冬妤自发的,贺琼西并没有表明立场,他需要先了解这两人的智商和人品,才能决定二人是否有资格和自己一队。

    逃生世界铁律之一:对任何人都要有猜忌之心。

    “每个任务背后都有一个阴暗的故事,这些可能是支线任务,但通关要求是送出礼物,送出礼物有七天等待期,我猜测这七天就是给玩家攻略支线任务的,而支线任务玩家有绝对的自由选择权,我比较在意那个胖子的礼物,那把钥匙,纸条上的旁观者,我有个阴暗的想法,只是不知道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听完点点头,白暮还算有点逻辑推理能力,他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旁观者会不会是我们?如果我们送出礼物选择不去做支线,七天后就会结束,要是想去做支线,就需要让那些受害者陷入更绝望的地狱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听完白暮的推理,低头沉思一会,旋即从怀里掏出小巧精致的银色左轮,确认里面子弹是满的,他径直的走向胖子。

    远处的胖子急忙躲到墨晦身后,墨晦啧笑一声:“你的新手道具居然是枪?怪不得这么有自信,你那枪应该能伤到灵体吧?”

    陈虎摸出匕首,戒备的看着贺琼西。

    他与人组队还是单独行动都无妨,只要不波及自己,贺琼西就是把人全杀了也没事。

    “有个小猜测,需要你小跟班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墨晦眉头一挑拒绝道“我要是说不行呢?”

    贺琼西嘴角扯出细微弧度,坚韧冷峻的中年脸此刻有些阴狠。

    左,轮,枪口对准墨晦眉心,食指放在扳机处,下一秒冰冷的子弹就会射出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对我出手,但我可以对你出手,游戏规则对新人极其友好,这次杀不死你,但进去后,背地里的暗枪也能恶心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墨晦妥协了,他侧身推出胖子,不顾胖子求助的眼神,对着贺琼西说道

    “什么猜测?”

    枪口贴着胖子的脑门,贺琼西没有回答墨晦,以不容拒绝的上位者姿态命令胖子。

    “把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胖子想拒绝,但看着漆黑的枪口便退怯了,颤抖着从口袋摸出钥匙,递给了贺琼西。

    【任务完成,玩家进入安全期,期间不会受到副本人物攻击,参与支线任务会退出安全期,七天后可自动退出副本】

    胖子脑海传来的声音让他喜极而泣,阴差阳错下居然完成了任务?就这么简单完成了?

    那么说道具没必要给墨晦了?毕竟有安全期,只要自己猥琐点,不去碰支线,反正也死不了?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尚未改绑的日记回到了胖子手里,墨晦瞪了一眼胖子,胖子挑衅的回望,那眼神仿佛说着,你反正也弄不死我,你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失去日记本的墨晦暗暗后悔,他怎么就把改绑物品这事儿给忘了呢?

    游戏里的道具有绑定功能,玩家可取消绑定,别人绑定后,才是真正属于自己,不然原玩家一个意念就能让物品回归。

    在钥匙送出的那刻,贺琼西脑海也响起系统提示音。

    【获得礼物“神秘钥匙”可选择是否进行支线任务】

    见自己的猜测正确,贺琼西又恢复儒雅随和的笑,对着一旁戒备的陈虎说道:“要不要和我组队?”

    陈虎点点头,和谁组队他没意见,只要能通过副本就行,而且照这样看,贺琼西比墨晦聪明的多,那种领袖者的气质,不是通过副本多就能培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白暮迎上去询问。

    “系统的提醒是【可选择进行支线任务】而不是主线任务可以进行,对这个你有什么看法?”贺琼西这句话是问冬妤的,他已经认可了白暮,但这个冰美人的深浅他还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冬妤开口就是生人莫进的冷淡。

    “你礼物的送出对象应该是欺凌者,如果想做支线任务,用钥匙打开杂物间,至于之后的发展就无从得知了,大概也就两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冬妤伸出一根手指“第一,被欺凌者怨入骨髓,因此而死,化作鬼魂追杀玩家。第二,拯救被欺凌者,他是羔羊,你是旁观者,带他进入更痛苦的地狱。”

    “我比较偏向第二种,和胖子的纸条信息契合,对我而言第二种最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贺琼西点点头,他对冬妤决心很满意,成大事者舍弃小善又何妨?更别说这只是游戏的一串数据,他打量着冬妤。

    一身OL装展现其不俗的身材和职业,应该是秘书,助理之类的角色,而且是大型企业的总助,贺琼西有意伸出橄榄枝。

    “通关副本后,你可以来我公司应聘,有家分公司需要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冬妤婉拒:“多谢厚爱,贺总应该知道我用化名的意义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用与不用没区别了,像你这样美丽又能力出众的女性,随便一打听就知道,不要着急拒绝,你有很长时间的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当前队伍分成三队,白暮,冬妤,贺琼西,陈虎一队,墨晦独自一人,而胖子,因为进入安全期,全然没有了危机感,就像观光一样在铁门边荡悠。

    随着白暮等人的抽丝剥茧,副本通关条件他们已经明确,还剩最后一个问题,如何进入学校?

    墨晦也在愁这个问题,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把玩家拒之门外的副本。

    在一片愁云中,陈虎提出了建议

    “武力突破?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被贺琼西否决。

    “不妥,我们不知道NPC的设定,万一都是鬼魂,攻击NPC引起他们的反击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白暮此时有了想法,他先是抱着试验的心理走到铁门边,敲了敲铁门,不一会里面就走出近两米的保安,白暮用双手捂住两眼,门那边的保安看见此举,竟是打开了铁门的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白暮听见铁门响起的声音,嘴角带笑,腿刚一抬起,就感觉耳边有风声呼啸,随后是刺耳的尖叫和陈虎的骂声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死!”

    白暮猛然睁眼,瞧见陈虎不知何时冲到了门那边,手里匕首径直的砍在保安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头颅像熟透椰子一样掉落,大动脉喷涌大片血迹在空中,鼻腔内满是腥甜的血味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快,保安开门到被陈虎斩首,除了陈虎所有人都愣在原地,那胖子看见掉落头颅的横截面,当即吐了出来,害怕的浑身颤抖,这下终于有了来到逃生游戏的实感,这就是一个恐怖血腥的世界。

    冬妤与贺琼西倒没吐,但脸上明显苍白许多,反应过来的白暮则眼睛瞪得浑圆,满眼的不可置信与震惊,鲜血洒在其脸上,让他这幅表情比鬼还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草!你什么毛病?他都给我开门了!我都解出来了!你是什么傻逼!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了,直接杀了多省事,反正是数据。”

    陈虎的表情是一脸淡然,看清这幅表情的白暮终于知道,陈虎口中的武术教练,根本就是瞎编,他真实身份是现实中也杀人如麻的雇佣军。

    喷涌血液的尸体缓缓倒下,胖子早就吐的虚脱,整个人看去瘦了十斤,大约两分钟后,担忧的情况并没有出现,尸体就是那具尸体,头颅躺在一片,没有诈尸,没有鬼魂。

    众人除了白暮都松了一口气,随后推开铁门进入了校园。

    白暮在原地愣了一会,跟在后面一起往教学楼走去。

    【系统,我有个问题,希望你能诚实回答。】

    【宿主你请说。】

    【其余人的系统也跟你一样吗?有自我意识?会坑宿主?】

    【本系统是特殊的,与其他系统不一样,它们只会执行设定好的命令,介绍任务,发放奖励,并不会像这样和宿主聊天哦,怎么样?是不是感觉本系统是个金手指?想要抱紧大腿了?】

    【可千万别!你别坑我就谢天谢地了,我到现在还不懂那个尿壶能起什么作用?!】

    白暮在心底与系统聊天,队伍停下脚步,白暮都没注意到,他就这样撞在冬妤身上,冬妤眼中闪过不快,很快又掩饰下去,一把推开白暮凶恶道

    “滚开!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歉意的笑笑,白暮收回心神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贺琼西身为一个合格的领袖,此时他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在这里待七天,住宿和饮食都是问题,这点我们可以鸠占鹊巢,陈虎你去员工宿舍,收拾四间相邻的房间出来,要二楼。”

    陈虎点点头,眼里闪过一丝凶光,显然原先房间的主人不同意怎么办,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冬妤去每个教室转悠一圈,查看学生与教职员的情况,必要时可以杀掉与主线任务无关的人。”

    冬妤面无表情的离开了,一如初见时的冷漠,分配好冬妤和陈虎,贺琼西看向白暮,对着白暮说

    “跟上,我们去校长室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