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三章异变的副本

第三章异变的副本

    贺琼西的安排中没有胖子和墨晦二人,胖子察觉到危机感,他惯性的想着进入安全期就能后顾无忧,遗忘了生存最基本的食物。

    他现下又不敢贸然行动,怕一不小心就进入支线,他只能把目光又投向墨晦,墨晦阴冷一笑,只留下一个滚字就去了教职员住宿楼。

    很快原地就只剩下胖子一人,他摸摸口袋,里面空空如也,难道真的要冒险去招惹NPC吗?

    他怕了,他不像贺琼西那样沉着冷静,也不如白暮观察入微,武力更比不上陈虎。

    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,白暮折返回来,胖子疑惑的看着白暮,白暮走到他身前说道

    “做个交易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胖子怯生生的问道

    “你把日记本给我,我保证你这七天的食物和住宿,毕竟谁也无法保证,晚上的校园有什么脏东西在。”

    胖子浑身哆嗦了一下,听着白暮的提议,他前所未有的清醒,他觉得日记本是自己的底牌,虽然对怕死的他没用处,但对于贺琼西这种不怕死去触碰支线的人来说,日记本的作用很大。

    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用日记谋取更多的利益呢?况且他打定主意,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把日记本让出去,白暮肯定会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绿豆大的小眼堆满了算计,白暮见状摇摇头,看来日记本现在是弄不到手了,转身跑回贺琼西身边,随着贺琼西向着校长室走去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充满疑问,在白暮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【宿主,你为什么对日记本这么执着?支线任务的话,本金手指可以给你指引,只要你说两句好话,夸夸本系统】

    白暮心里的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,嘲讽的回答系统。

    【我求您算了吧!指望你?指望你再送我一个用不坏的尿壶吗?】

    系统【。。。。。。】

    两道身影在校园中穿梭,他们走遍了教学楼,找到了食堂,教职员办公室也路过好几次,但那个校长室始终不见踪影,最开始恶言相向的中年校长也不见其踪,二人又回到原点,看见校门口又来了个保安。

    那保安身高一米七左右,原先保安的尸体就在他脚边,他却像是没看到一样,自顾的站岗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游戏吗?把这种不合理变成合理?意义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白暮问道身边的贺琼西。

    贺琼西淡淡回答:“因为和主线支线没有关系吧,从目前看来,游戏的目的是开发玩家内心的恶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贺琼西反问白暮。

    “你说把那个保安杀了会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白暮心头一紧,回答贺琼西的话却不显异常:“不会发生什么,除了玩家,所有的NPC都看不到,看到了也会装作没发生,他们只会按照游戏设定好的剧情执行,与剧情相关的变数,才会引起他们的应对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点点头,他对白暮是越发满意了,若是摒弃了不必要的善良的话,他倒是很乐意在现实中拉拢白暮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看到,刚刚问白暮在杀保安时,尽管他隐藏的很好,但贺琼西还是能从微表情中看出来,这份善良是人的性格所致,只能由白暮自己抛弃,在绝望的逃生游戏里,善良是最不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下课铃响起,教学楼涌出一大群小萝卜,看着他们脸上浮现的天真烂漫,白暮心中绞痛,谁能想到光鲜华丽的校园下,藏着威胁儿童的恶魔呢?

    天阳小学是寄宿制私立小学,响起的是午休铃,学生们涌入食堂,有人路过保安亭,仿佛看不到门口血腥的场面,还有小萝卜笑眯眯的跟白暮打招呼。

    很快学生就散干净,只能看到几个教师的身影,人群中没有校长,贺琼西失望的摇摇头,示意白暮跟着他先去与陈虎汇合。

    而白暮只是让贺琼西先去,他稍后赶过去,贺琼西没说什么,认为白暮触感而发,需要做好心理建设。

    在贺琼西离开后,白暮走进了教学楼,行走到三楼时,走廊有个小女孩经过,她穿着白色连衣裙,满脸青涩娇嫩,皮肤白嫩的像昂贵的娃娃工艺品,那不应该是属于人的肤色。

    女孩柔顺的头发扎成双马尾,用的粉色发卡装饰,白暮看到发卡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【不会这么巧吧?!这算什么?猥亵还没发生吗?】

    女孩对白暮的眼神视若无睹,面无表情的走到走廊尽头,在白暮紧盯下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暮大惊,急忙跑到女孩消失的地方,走廊尽头只有粉白的墙壁,此外再没有任何东西,别说暗门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【去哪了?怎么回事?】

    是剧情还没开始?还是说有什么变数?白暮有些凌乱,他回想起冬妤的纸条内容。

    “张浅浅今天又被他父亲打了,看着她满脸伤痕,我感到兴奋,看来下次考试分数还可以再改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心神一动,找到最近的办公室,里面有一台启动的电脑,白暮看到桌上有便签记录了账号密码,用这个登录了校园管理程序,在搜索栏内输入张浅浅三个字。

    搜索出来的是张浅浅最近三天的动态。

    前天是成绩公布,张浅浅只有25分,昨天显示张浅浅请假,今天张浅浅返校。

    【剧情已经发生过了,刚刚那个小女孩是我弄错了?】

    白暮继续查看电脑,在六年级学生中一页一页翻找,终于在六年六班的花名册上,看到了熟悉的身影,同样的连衣裙,双马尾,照片下有名字。

    “鱼小雅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呢?!”身后突然响起声音。

    带着方框眼镜的男老师站在门口,白暮却不慌张,开始了表演。

    “我是新来的老师,主要教语文的。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老师。。。”

    男老师想着最近没有新入职同事的消息,正在疑惑时,白暮及时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去校长室报到,你不知道也正常,你告诉我校长室在哪,跟我过去验证一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校长室。。。。”男老师像是痴呆了一样,嘴里一直嘟囔着校长室,却说不出到底在哪,仿佛这三个字是禁忌一般。

    白暮叹了口气,当着男老师的面抱起电脑,走出办公室,那老师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等到白暮离开教学楼老远,办公室突然陷入一片漆黑,明明外面是晴空万里,屋里却是无光暗夜。

    黑暗中一抹红色身影缓缓走出,她走到男老师身旁,明明只是到后者腰部的身高,对于男老师却如一座大山压在胸口。

    那男老师由痴呆变成惊恐,双眼盯着红裙女孩,嘴里呜咽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?!别杀我!不!杀了我!彻底杀了我!”

    近乎疯癫的求饶!

    而小女孩没一丝动容,如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一挥手,那老师被莫名腰斩,内脏肠子顺着断口流淌,哪怕被腰斩,男老师也没有失去意识,疼痛与恐惧交汇折磨着神经,他能清晰看到自己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这是持续了许多年的复仇,这场折磨没有尽头,直到找到那个罪魁祸首时。

    鱼小雅厌恶的看了眼男老师,与清纯稚嫩笑脸不符的阴冷是当前的表情。

    折磨还将继续,她明白男老师不会说出来,但听他惨叫与求饶就已经让于小雅感到愉悦。

    象征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,白暮才找到员工宿舍,他爬上二楼时正看见陈虎扛着两具尸体下楼,白暮微愣一下,很快又恢复原样,点点头算作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陈虎选的房间是左边四间,而右边也被腾空出来,里面的原租客,自然被陈虎杀了,贺琼西与冬妤正在第一间房间里交流情报。

    见白暮抱着电脑进来,正在说话的冬妤停顿一下,显然她也没想到白暮能弄来电脑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?你这电脑是哪弄来的?”

    贺琼西问道

    白暮将电脑放到桌上,鱼小雅的个人界面已经被他退出,他回答道:“在教学楼三楼的办公室,里面正好有一台。”

    冬妤插口询问“我搜寻学校时也看到过电脑,但都不能用,教学楼我也去看过,没有见过这台电脑。”

    白暮也感到疑惑,倒是贺琼西无所谓说道

    “能用就行,事事都刨根问底,任务就不用做了,大不了用完之后扔掉,或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白暮有意隐瞒了鱼小雅的事情,他不知道这么做的目的,本能的选择隐瞒,可能是想保护一下这个受尽折磨的小姑娘吧。

    分享完情报后,陈虎也处理掉尸体回来,众人此时的肚子都饿了,决定先去食堂看看,此时的食堂已经清空,偌大的食堂只有两个扫地的老妇。

    贺琼西走上前打招呼“ 阿姨你好,现在还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扫地的手顿了一下,满脸皱纹的老妇抬起头:“你们是?”

    贺琼西说道“我们是志愿者,来给学校的学生们送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“志愿者?奇怪啊,这所学校已经好久没来过志愿者了,上次来还是五年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阿姨你知道些什么吗?”贺琼西来了兴趣,他对游戏的了解还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副本结束后是会刷新还是被清除,如果会刷新,这些NPC的记忆会不会重置?

    “五年前那个小姑娘觉醒后,这里就没来过外人了,我们一直活在一天里,直到他被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您口中的他是谁?还有小姑娘,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他是校长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老妇的话说到一半,突然浑身颤抖起来,嘴里往外吐着血沫,后面的话还没说完,双眼一瞪,直接倒地死了。

    贺琼西看向另一个老妇人,老妇人低着头扫地,年迈的身躯微微颤抖,贺琼西上前问道

    “阿姨?”

    老妇摇摇头说道“你们快走吧,我什么都不知道!我什么都不会说的!”

    贺琼西去触碰老妇身体,被接触到的妇人如同前面那位一样,同样的死法。

    贺琼西心中慌乱起来,他不喜欢变数,尤其是制定好计划后,但现在两个NPC的异常都在告诉他,这个副本已经变了,甚至超出了游戏的控制。

    众人在食堂一无所获,跟着贺琼西来到外面的小卖部,小卖部里墨晦与胖子正在啃着泡面,贺琼西走到墨晦身边低头看着墨晦。

    “这个副本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墨晦来了精神,有趣的打量贺琼西,他好奇贺琼西在突变的副本面前能否保持冷静淡然的模样,他没有隐瞒,将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副本开始前我就收到系统的通知了,这是突变副本,副本发生了超出游戏控制内的事情,游戏需要我纠正过来,而你们?是游戏送进来可以随时牺牲的棋子,我本来不打算说的,但你们的表现挺出众的,死了怪可惜的”

    吸溜一口泡面,墨晦继续说道

    “我决定给你们个机会,找出副本的突变,解决它,游戏也会给你们更好的奖励,当然比原先任务难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想常规的攻略主线任务,也可以,我依然不能出手,但异变后的副本会发生什么,谁都说不准不是吗?”

    贺琼西脸上有些好看:“我怎么知道你没骗我们?”

    墨晦啧笑一声: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快速吃完泡面,墨晦随手扔掉垃圾就离开了,只剩下贺琼西一众人愣在原地沉思。

    而白暮走到胖子身边。

    “副本异变了,你的安全期保不了你了,我的提议依然有效,我甚至可以把我的新手道具给你,你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胖子听到此处有点心动,他考虑一会点点头,从系统空间取出日记本,白暮接过日记本,有了墨晦的前车之鉴,他要求胖子解绑,胖子照做。

    白暮绑定日记本后,喊了声甜心,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从系统空间掏出尿壶。

    尿壶刚拿出来时,还泛着贼他妈炫酷的五彩光芒,胖子没看清是什么东西,但发的光都这么炫酷,东西肯定不差了。

    他期待的望着尿壶,周围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等光芒黯淡下来,能看清轮廓的时候。

    胖子“ (⊙?⊙)???”

    冬妤与其他人“( ? ? ? )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