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五章抗争不公的勇气

第五章抗争不公的勇气

    整个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很疲惫,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,半阖着眼视线变得狭隘,一片红色与朦胧中,一抹白色突兀的出现。

    内心有个声音催促道“抓紧她!拼尽全力的去保护她!”

    本能的伸出右手去触碰那抹白色,那是那么脆弱,易碎的身影,伸出的右手还未触到那人裙角,那抹白色破碎成碎片,连同整个世界消散在虚无中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白暮惊呼一声,周围世界变了,他又回到了开始的天台,险些被扯掉的手臂如今痊愈,身上的伤痕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像是刚刚的不过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暮下意识拿出手上教案,上面的日期是“0704”。

    “我穿越回来了?!怎么回事?不对!现在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白暮猛的踹开天台门,如上一次一样,门口有个中年老师,他拦住了白暮,嘴里说着一样的台词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?该上课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一脚踹开中年教师,怒骂一声,用着全身的力气往校长室冲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中年老师被白暮踹倒在地,突兀的他的肋骨两侧伸出一双手,脑袋扭了整整一圈,以诡异的角度望着前方,整个人如同蜘蛛一般,他嘴角裂开,漏出和校长一样的排排利齿,他嘶吼着向着白暮追去。

    而白暮并不知道,他现在就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快点!再快点!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几乎是飞着下的楼梯,在冲到三楼时,他看到了那抹白色身影,她被一个少年牵着往前走,白暮双眼瞬间红了,不顾心中的疑惑就冲向鱼小雅。

    “吼!!!!!”耳边骤然袭来一阵风声,顾念左肩被咬住,中年老师化作的怪物晃动脑袋撕咬着,四只手死死抱住白暮,熟悉的剧痛从肩膀传来,因剧痛失去平衡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背后的撕咬更加剧烈,随着咔嚓一声,左肩被整个扯下,血液如喷泉一样泼洒,那怪物朝着白暮脖颈咬去,这次撕咬白暮躲不掉!

    而白色身影已经快要消失在远处,最后关头白暮只能大声朝着鱼小雅喊道

    “等我!我一定要拯救你!”

    脖颈传来的刺痛结束了白暮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呼!呼!呼!”白暮又回到一切的开端,还是那个天台。

    【宿主!你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,请赶紧调节!再这样下去你会崩溃的!】

    大口喘着粗气,死亡的余悸仍在心头,过了很长时间才缓过来的白暮,转身就跳下了天台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一亮,熟悉的场景出现,现在的白暮如同被困在莫比乌斯环的虫子,一边又一边经历这些痛苦,无法逃脱,无法结束,除非拯救那个可怜脆弱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呼---”白暮吐出一口浊气,这次他没有贸然冲出去,经历两次的轮回,他开始寻找破局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带走鱼小雅的不是校长,而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,是某个教师的儿子?校长!对!是校长的儿子?”

    白暮眼前一亮,他发现了关键点。

    “是校长的儿子带走了鱼小雅,这事校长肯定是默许的,那个老师?他也是知情者,但选择了漠视,所以他们二人都是怪物?选择漠视校长儿子的罪行就会变成怪物?”

    “那这所学校恐怕都是怪物了。”一想起几百个学生变成那种怪物,白暮就感到窒息,一个就难以对付了,别说百个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鲁莽了,必须想出对策。”

    光是无视罪行化作的怪物就如此恐怖,更别说罪魁祸首的校长儿子,白暮没任何把握与他对抗,他边走出天台边思考策略,随意应和一声中年老师,顺着楼梯往下走,很快就来到六年六班的门口,两个计划也在白暮心中成型。

    计划一:暗中调查鱼小雅被带去哪里,偷偷带她出来,然后逃离这所学校,至于学校外面是什么,不在白暮考虑范围内。

    计划二:寻找援兵,目标是其他支线任务的主角,因欺凌而死,因家暴而死,还有不明死因的那个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支线任务是不是聚合在一起的,带着这个疑惑,白暮推开六年六班的门,点名时,鱼小雅不出意料的已经被带走,心脏又是一阵绞痛,这导致本就不会上课的白暮,几乎是照着教案朗读的。

    学生和白暮都在一阵煎熬中度过,随着下课铃响起,二者都解脱的松口气,收拾好东西的白暮正准备离开,眼角余光撇见一男生被四个人推出教室,白暮悄然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发现被尾随,强迫的带着那么男生走进了杂物间,白暮想起了贺琼西的纸条内容。

    “五块钱能干什么?!穷鬼!活该你母亲跟别人跑了!杂物间的死老鼠都比你强!”

    “这么巧?不会吧?”

    五个欺凌者带着被欺凌者进入黑暗的杂物间,里面堆放的都是沉积许多霉斑的座椅,其中一个欺凌者拿起拖把挥在被欺凌者的头顶。

    一抹鲜红滴落,顺着额头流进眼眶,早就哭干泪水的眼睛被鲜血湿润,其余四人见状也操起棍棒殴打在其身上,被殴打者只是默默承受着。

    不成想过反抗,也不敢。

    只是自甘堕落的沉寂在绝望中,试过抵抗吗?

    他试过,只是下场更惨罢了。

    生前因为欺凌而死,死后也要遭受殴打?

    那个小女孩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“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他便被拖进这无止境的梦魇,救她?谁又来救自己呢?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漆黑的世界划过一抹曙光,声音的主人同声音一样,如初春和煦的微风,轻抚人的脸颊,诉说着世间还有温暖,晨曦终将来临。

    默默无闻的沉寂者第一次抬起头,眼中带着久违的期许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也希望有人能带他走出泥泞。

    白暮一进屋就看到五个人围着殴打男生,一声呵斥暂时镇住五人,白暮见那五人状态有些奇怪,没敢耽搁。

    趁着那五人还没有变成怪物,将他们推出杂物间,挪过旁边的座椅堵住门,后背抵住座椅。

    一脸认真的开启教导模式:“在黑暗绝望的世界里,能获得拯救的只有不甘堕落的灵魂,期待别人救你,将你拉出泥潭,那你倒是让别人看到你抵抗的样子啊!说出来啊!哪怕只有一点!”

    白暮的声音随着背后的撞击变得越来急切:“你甚至都不期待被拯救,这让别人怎么办?!只有你不愿继续沉沦,能拾起一点勇气,向那群恶魔说一个不!表现出抵抗的意念,你才能自救啊!”

    “我试过啊!我真的试过!但是我只有一个人!每次抵抗,下场都会更惨!我能怎么办?”男生歇斯底里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所以我来了!以后你不是一个人对抗这些了!我在的!”

    “我在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如春风的话语受到祝福一般,短短三个字在男生内心回荡,死去很久的身体无时不泛着阴冷,此时被渐渐温暖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顾念眼睛,那里面并没有浩瀚星辰,有的只是无尽温柔。

    这一次,起码最后再一次抵抗试试?

    能获得拯救的,只有不甘堕落的灵魂,若连他自己都放弃抵抗,又怎能期望他人的援手?

    “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!告诉我你想要改变现状!拿出走出深渊的觉悟!”白暮感觉身后的座椅快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夏禾!我叫夏禾!救救我!把我拉出去!”

    白暮露出开怀的笑,他躲开背后的冲击,冲到夏禾身前,抱住夏禾为他抵挡飞扑而来的座椅碎片。

    背后响起怪物的嘶吼声,白暮松开夏禾,与他站在一起,共同面对面目狰狞,嗜血癫狂的怪物。

    此时的夏禾眼中已没有了怯懦,他在余光中看到令人安心的身影,那个人在身侧,这次他不是一个人了!他有了抵抗的勇气!

    “甜心!尿壶给我!”气氛一瞬间终结。

    夏禾:“ Σ( ° △ °|||)?"

    白暮也很无语这唤醒口令,满脸的羞愧:“等会再跟你解释!”

    不容夏禾迟疑,五只怪物已经飞扑而来,夏禾的身体在同时间,泛出恶臭,那些怪物闻到恶臭,动作迟疑了很多,恶臭化作实质,一条触手伸出缠住其中两只怪物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拖延两只!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耍帅的是白暮,那么现在白暮也要圆回来。

    猛地推开身侧的夏禾,躲避了飞扑而来的怪物,趁着那怪物还未起身,手中尿壶奋力砸在其后脑,怪物发出刺耳吼叫,扭动着四条手臂在地面翻滚,另外两只怪物已经起身,口中尖牙泛着寒光,如锋利匕首,巨口朝着夏禾咬去。

    白暮冲向夏禾,尿壶脱手而出,飞速的尿壶砸在一只怪物的侧脸,让它侧飞出去,几乎是上下颚咬合的一瞬间,顾念冲到了夏禾面前,伸出左手替夏禾挡住了咬击。

    剧痛从手臂传来,大量鲜血从伤口涌入怪物口腔,顾念顺势欺身而上,将怪物推倒在地:“甜心!回收尿壶!尿壶给我!”

    不用白暮说完,唤醒口令一响起,系统就明白顾念的意思,刚刚跌落在地的尿壶,在白暮摁着怪物倒地时,就已经出现在他左手。

    白暮又陷入第一次轮回与校长以命相搏的癫狂中,双眼通红手拿尿壶狠狠砸在怪物鼻梁,血液混杂着脑浆飞溅在空中。

    这一次白暮只砸了一下,怪物的脑壳就像西瓜一样被粉碎。

    此时的白暮身上没有一点温柔的气息,浑身都是浴血,癫狂,杀机外显,双眼一片血红,人见心惊。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”呓语在耳边催促着白暮进行杀戮,杀光一切!用血洗涤身躯,用惨叫愉悦身心!

    【宿主!宿主你状态不对!冷静!一定要冷静!】

    系统空间一片红光闪烁,个人状态栏都快被警告二字填满,系统也心惊胆颤,它从未见过如此嗜杀的宿主。

    “大....大哥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