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六章张浅浅
    夏禾的呼唤并不能让白暮清醒,现在的白暮双眸通红,握住尿壶的手臂青筋紧绷,整个人散发嗜血暴虐的气息。

    余下几只怪物并不是傻子,白暮战力与杀意的突增,让它们也感到恐惧,渐渐有了退色。

    死斗中,胆怯乃大忌,一退便会死。

    被夏禾触手束缚的两只怪物,自断了手臂,转头就往门口逃去,也几乎是一瞬,白暮以更快的速度挡住门口,那两只怪物见无法逃跑,打算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一同张开血盆大口咬向白暮,白暮右手握着尿壶,以冲拳的动作,直接将尿壶塞进一只怪物口中。

    尿壶冲撞在怪物咽喉,咽喉竟被一拳贯穿,沾满血肉的尿壶从另一边穿出。

    另一只怪物的利齿将要碰到白暮肌肤,白暮左手握拳,一记上勾拳轰在怪物腹部。

    怪物还未来得及惨叫,握住尿壶的右手脱离尸体,直接轮在了怪物头颅,头颅发出脆响,巨大的冲击让血肉在杂物间飞溅。

    飞溅的血肉还未掉落,白暮动了。

    径直的冲向剩余两只怪物,尿壶精准的敲击在其头颅,一击毙命,另一只也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碾杀,是杀神降世玩弄小鬼的消遣,称不上是死斗,因为哪怕数量再多,也不敌白暮一招。

    血雨滴落在白暮头顶,将雨中的这个人浑身染红,头发湿漉贴在头皮,双眼流进污秽的红色,使得他看上去更加暴虐。

    结束屠杀的白暮并没有注意,夏禾陷入恐惧自然也没察觉。

    在白暮头顶,一条比血液更红的丝线悄然从白暮体内脱离。

    丝线脱离的那刻,白暮像是浑身骨头被碾碎,巨大的痛楚充盈身心,他猛然蹲坐在地,不顾手上污秽的血肉,捂住嘴忍住声音。

    疼痛让他不敢呼吸,一吸气就会加剧那种痛,整个人身躯剧烈的颤抖,额头很快布满冷汗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?!”夏禾见状连忙跑过去扶住白暮。

    痛楚来的如汹涌海浪,一波之后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身体回暖,白暮意识也清晰起来,他拍拍身侧夏禾,示意自己已经没事,夏禾搀扶着白暮站起来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现在可没有休息的空余了,他有很多问题想问夏禾。

    “对于这所学校,你知道多少?”时间宝贵,白暮尽量言简意赅,所幸夏禾也十分配合。

    “这里其实不是天阳小学。”

    白暮早就猜到,夏禾只不过证实了猜想,他点点头示意夏禾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鱼小雅的鬼蜮。”

    “鬼蜮?”

    “鬼蜮是我们的叫法,它就像是镜面世界,完全复刻天阳小学,鱼小雅将一半的鬼怪拉进鬼蜮,一直重复着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是鱼小雅被带走的那一天吗?但是为什么?那天对她来说只是折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鱼小雅那天被校长儿子带走,鱼小雅其实是逃出来的,校长儿子追逐鱼小雅的中途,不慎把鱼小雅从楼梯上推了下来,鱼小雅本来还有救,但校长儿子怕败露,联合校长把与鱼小雅分尸了,至于之后我就不知道了,但鬼蜮发生的并不是真正的折磨,最痛苦黑暗的地狱是天阳小学被虚构出来的剧情。”

    “鱼小雅本没有那么大怨气,她心思单纯,成不了红衣厉鬼,但在虚构剧情的影响下,她疯了,把自己分为两部分,一个在天阳小学寻找校长,一个被困在这里受尽折磨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,被游戏选中的人,都被她拖了进来,她说要我们拯救她,但我们一进鬼蜮,就自身难保,深陷泥潭,怎么救她?”

    鬼蜮是白暮猜到的,但他没想到鱼小雅会把自己一分为二,只为躲避天阳小学的剧情?

    是鬼蒙眼时,我看到的东西吗?

    家人背叛,学生欺凌,师长猥亵,万夫所指,众叛亲离。

    她为何要遭受这些?

    白暮有了猜想。

    红衣!这个副本本来没有红衣,游戏就造了一个!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到我们?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还有张浅浅,胡力,柳青,他们和我一样,是被游戏选中成为任务角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游戏?”白暮有些愕然

    “鱼小雅因为怨念,脱离游戏,鬼蜮就不在游戏管辖内了,我们自然也不受游戏影响,但要是离开鬼蜮,我们就又会失去记忆,经历一遍又一遍的轮回。”

    白暮听完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旋即对着夏禾郑重说道:“接下来我要去找鱼小雅,我需要帮手,但我不会强迫你,你经历了太多痛苦,要是不愿意再涉险,就留在这里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!”

    夏禾下意识喊出声,那句“我在的“至今在耳边盘旋,他知道若不在白暮身边,他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怪物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你知道在哪吗?”白暮挣扎起身,他仍有些不适。

    “知道,跟我来。”夏禾说完就牵着白暮离开了杂物间。

    他们从六楼往下走,在三年二班门口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前面就是三年三班,此时的三班走廊上挤满了看热闹的学生,三班的窗口上,还有个老师看着走廊外的骚动,她嘴角带着狞笑,眼中的兴奋与病态愉悦,白暮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人群中响起女孩的惨叫,还有中年嗓音的怒骂。

    “你个废物东西!老子辛辛苦苦送你读书,你就考这点分数?!和你妈一样是个废物!”中年说完就扬起手中皮带挥向张浅浅。

    “爸!我错了!我真的错了!”张浅浅破声的求饶并不会阻碍皮带的落下。

    皮带带着破风声抽打在张浅浅的脸上,一旁的脸颊瞬间泛红,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白暮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推开学生,冲到张浅浅面前,夺去了其父亲手中的皮带,一脚揣在他的裆下,其父吃痛弯腰捂着裤裆,白暮抱起他的头,膝盖狠狠的撞在他的鼻梁。

    鲜血随着断裂的鼻梁流淌,白暮欲再上前,小小的力道牵在白暮的衣袖,随着力道看去,张浅浅的眼里泛着泪光,左脸的伤口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别打我爸爸,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,是游戏,是游戏把爸爸变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游戏?又是游戏?!

    冬妤手上的纸条内容也是虚构的剧情?

    白暮瞬间就明白过来,哪怕张浅浅父亲的无辜的,是游戏强加的虚构设定,但那个禽兽老师绝对不会是!

    他挣开张浅浅抓着衣袖的手,走进教室。

    那老师自然看到了白暮,眼里尽是错愕,还没反应过来,白暮就已经抄起一把座椅抡在老师头上,那老师被打倒在地,浑身颤抖,双肋凸起,有什么东西要从那肥肉下钻出一般。

    白暮可不会给她变成怪物的机会,手中的椅子往倒地老师的关节处抡。

    “还想变六脚怪?你变你妈呢?!给老子死!”

    白暮是以及了解了,这群没有意识,只会按照剧情来的npc变成怪物前,有近十秒的前摇,只要抓住前摇,论断他们的关节,哪怕便常规怪物,也是不能动弹的臭虫。

    椅子在空中划过破风声,这一下白暮用了全力,椅子一脚重重落在老师的额头,带着下巴撞到地板,刚刚伸出的尖牙应声断裂,见老师失去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白暮握着椅子,回身看向门外的学生们。

    横的怕恶的,恶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白暮现在就是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谁敢拦他,谁就死。

    变成怪物奈何不了你们,但前摇时间那么长,打不残废你们,我还跑不了吗?

    门外一众学生不知被吓住,还是怎么了,一个个都呆愣着不动,任由白暮牵着张浅浅和夏禾离开。

    被牵着走的张浅浅抬头看向白暮,白暮在杂物间染得血迹不知为何已经消失了,温柔和煦的面容给人安全感,张浅浅感受手上传来的温度,无比安心,况且身边还有个夏禾,见他十分信任白暮,是被白暮拯救出深渊了吗?

    并不知道张浅浅心思的白暮,正往天台走去,第一要务当然是搜集情报,他需要安静没人打扰的空间,原本是想去杂物间的,一想起杂物的惨状,对小姑娘来说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心思一转就去了天台。

    白暮反锁了天台门,把张浅浅安顿在椅子上,又搬来一把坐在其对面。

    张浅浅看见白暮坐在对面,有一丝慌乱,旁边的夏禾露出放心的微笑,让她安心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知道夏禾的事迹的,同自己一样,被强行拉到鬼蜮,被迫去担当拯救者。

    “张浅浅小朋友?”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传来,转瞬即逝,让人留恋入耳那一瞬的温煦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浅浅轻轻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能先问问你的剧情吗?不是游戏虚构的折磨,是生前的不甘。”白暮又连忙补充了一句“当然,你要是不想面对,不说也可以,别勉强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,递给了张浅浅。

    张浅浅自然的接过硬糖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美观西的。”因为含着糖,张浅浅的话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噗嗤---咳咳-等你吃完再说吧,我不急的。”白暮忍不住笑出声,咳嗽两声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鞭痕触目的小脸瞬间红了,若不是那鞭痕,当可称得上是赏心悦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