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八章决战前夕,策反冬妤

第八章决战前夕,策反冬妤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开始说明计划。”

    一人二鬼一红衣,三个鬼围着白暮坐成一圈,白暮站在中间开始讲解计划。

    “目前得知的情报如下。”

    “鬼蜮外的敌人有一个五副本的老玩家,还有两个厉鬼,其余玩家不排除有倒戈的可能,以防万一,我们先行拉拢其中一位,新玩家里唯一的女玩家,冬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需要张浅浅同学你去,因为你是她的任务目标,她也乐于同于相处,当然只是我的猜测,要是她想对你不利,或者遇到其他危险,立刻用镜子回到鬼蜮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张浅浅点点头:“知道了”

    “另外夏禾同学,你就待在鬼蜮内,和鱼小雅随时接应。”夏禾有点害怕的看向鱼小雅。

    虽然鱼小雅一身白色连衣裙,但她可是货真价实的红衣啊!那是灵魂的威压,哪怕知道鱼小雅不会加害自己,但就是止不住的害怕。

    鱼小雅自然看到了夏禾的异样,天真的脸上漏出笑容:“这么了吗?夏同学?”

    夏禾看见鱼小雅的笑更加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,小雅你能联系上外面的你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她和我心意相通,你刚刚说的那些肉麻的话,她也都听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暮:“!!!”

    系统:【宿主,你可真刑啊。】

    白暮:【我没有!我不是!我真的没有那种想法!】

    系统:【宿主,别忘了主线任务,本系统是和游戏分开的,你完成任务本系统会给你奖励的。】

    白暮:【嗯,我知道,但礼物是要送给外面那个鱼小雅的。】

    随着白暮的一声行动开始,张浅浅率先被传送出鬼蜮,鬼蜮完全复刻天阳小学,所以传送出去的位置,自然是在冬妤房间的门口。

    而白暮则在两个小萝卜的带领下,熟悉校园,一旦脱离鬼蜮,免不了与墨晦对上,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的外界已是午夜,昏暗路灯下有蚊虫扑飞,恰似扑火飞蛾,向着毁灭而去。

    在一片浓稠暗夜里,职员宿舍楼的亮光格外刺眼,余下的玩家到齐了,连墨晦都坐在里面,进行着副本的商讨。

    房间的白炽灯滋滋作响,众人都错愕的看向墨晦,只因墨晦的影子有三道,随着影子的翻涌,胡力与柳青从中出现。

    胡力死在卫生间,他浑身湿漉,长发遮住了脸,皮肤苍白,长发如水草一样在空气中舞动,一丝头发碰到胖子,胖子只感觉刺骨的阴冷。

    柳青是被刀捅死,故而他的样子最为恐怖,肠子从腹部的口子流出,双眼凸出,嘴角裂开,喉咙发出咕噜噜声,那是鲜血堵住喉咙咽不下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日!”陈虎已经握住匕首,虎视眈眈的盯着墨晦。

    “现在信我说的了吗?我一开始也震惊,游戏居然会主动帮助玩家,看来那个鱼小雅,是真的让游戏感到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处呢?”贺琼西一开口便是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墨晦感慨不愧是商人:“当然有好处,只要协助我除掉鱼小雅,游戏会发放四级道具给你们,有了四级道具,A级以下的副本,没有能难住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怕众人不信,他从系统空间取出一面旗帜,旗帜呈红色,两面是黑丝丝线勾勒的图腾,图腾古老到可以追溯到商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四级道具,恶骨旗,能抵御红衣的全力攻击,能收纳红衣以下的厉鬼五只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评估了其中利弊,旋即他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墨晦的提案,之后他便开始推理其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暮的突然失踪,还有鱼小雅的实力。

    墨晦将头转向冬妤,冬妤依然是那副冷淡的模样,也就刚刚厉鬼出现,她露出一丝惊讶,但又很快掩饰。

    不知她从哪找来了一套运动服,鞋也换成适合运动的步鞋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呢?”墨晦开口

    冬妤瞥了墨晦身后厉鬼一眼,冷冷回道:“我有的选吗?”

    墨晦欣慰的笑了,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简单,冬妤当然没得选,她若是不同意,为防止意外发生,墨晦会直接让两只厉鬼撕了她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的游戏限制解除了,墨晦也能自由攻击玩家了,他借此猜出是失踪的白暮出了问题,游戏这是让他顺便除掉白暮呢。

    至于一旁的胖子?根本无所谓,变数至少不会因他而起,墨晦从来没把他当回事,甚至都没问他的想法,起身带着两只厉鬼离开了宿舍楼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隐藏在教学楼中的鱼小雅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鱼小雅怎么办到的,教学楼每处都有她的气息,但就是找不到她人,不管没关系”墨晦邪魅一笑

    “大不了我烧了教学楼,我就不信你还能躲着。”

    随着墨晦的离开,余下三人未多做交流,分别回了各自的房间,随着冬妤房间的灯熄灭,整栋宿舍楼彻底被黑暗吞噬,死寂的走廊上,突兀响起孩童打闹的声响,阴惨惨的笑声刺痛人的听觉,如刀子捅进耳廓,搅动着脑浆一般。

    本就睡眠浅的贺琼西当即进行,立刻从系统空间取出一块玉佩,这才是他真正的新手道具,可以防卫灵异攻击的玉佩,左轮只是他随身物品罢了。

    玉佩取出的一瞬间,淡青色屏障笼罩住贺琼西,耳边刺耳消失了,但孩童嬉笑还在响起。

    而旁边房间的胖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刺痛让他惊醒后,整个人眼球突出,眼白被血丝覆盖,他咬住自己的嘴唇想缓解疼痛,嘴唇被咬出鲜血,耳朵内刺痛却不见衰减。

    那孩童嬉笑声更近了,刺痛中他听清了所念的内容,那是一首曲调诡异的童谣

    “你看我呀,我看你,你少腿呀,我少头,咦?你头呢?啊?我腿呢?”

    “哦!在里面呢呀,好朋友好朋友,开开门,门开开,借个头,马上还,借条腿,不用还!”

    胖子大惊失色,他捂着耳朵躲进床底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那嬉笑声就在门外,随着混在童谣中的敲门声,胖子紧绷的一根弦彻底断开,胯下温热袭来,他被吓晕了过去,还可耻的尿了。

    要是白暮看到这画面定会耻笑他:“看吧,我就说尿壶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嬉笑声仿佛知道胖子晕死过去,不一会就从门外离开,旁边是冬妤的房间,饶是性格冷淡的冬妤,此时也柳眉拧着一起,用意识强行抵挡着。

    那嬉笑声在冬妤门口突然停了,转变成两个小孩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雅姐说过,不让对她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为啥为啥?她头好好看!我想要!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要她的腿呢,但雅姐说过,不让对她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!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随后嬉笑声再次响起,渐渐远离,直至消失,冬妤皱在一起的眉却没有缓解,刚刚两只厉鬼的对话让她疑惑,雅姐自然是鱼小雅,鱼小雅不让他们对自己出手?为什么?贺琼西不必说,他有保命的手段,隔壁那胖子为什么也没事?

    他们此行不是为了杀害玩家的,更像是警告,警告玩家们与墨晦联合,会引起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冬妤猜出个大概,敲门声却又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,请开门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张浅浅甜甜的声音从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冬妤听着甜美的童音却不为所动,厉鬼都是狡诈阴险的,贸然开门必会触发杀机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会害你,我是大哥哥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大哥哥?谁?

    “那个坏人马上就要回来了,我时间不多,大姐姐你相信我!”张浅浅在门外急的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大哥哥是谁?”

    听见冬妤回话,张浅浅喜出望外,连忙回答冬妤:“是白暮,白暮把我从鬼蜮救了出来,他有计划,让我来问问大姐姐要不要参与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地步,冬妤心中仍有戒备,不过还是起身打开门,一把拉过门外的张浅浅,又迅速的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她食指挡在嘴唇,示意张浅浅声音小些。

    “我有很多问题,鬼蜮,鱼小雅,白暮,想必你时间也紧急,我问一句你答一句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张浅浅汗颜,果然跟白暮说的一样,眼前这个漂亮大姐姐冷如冰霜。

    “白暮站到了鱼小雅那边对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白暮猜到了墨晦的任务对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白暮想策反我,让我拖住贺琼西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张浅浅头点的像小鸡啄米,她没想到冬妤那么聪明,短时间内就猜出大概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任务对象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”

    “那这份礼物你收下,砸碎它。”

    张浅浅接过冬妤递来的红笔,那是一切噩梦的开端,就是这根红笔篡改成绩,让父亲赶来学校遭受车祸,混乱中自己被推下楼摔死,陷入永世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赶紧走,我应下了,你回去告诉白暮,这次是他欠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张浅浅掏出随身的镜子,敲击镜面三下,又用指甲划拉两下,随后整个人被吸入镜子中。

    冬妤看在眼里,记住了动作,心思微动,旋即又放弃了去鬼蜮的想法。

    白天白暮失踪时,墨晦第一时间就知道了,她猜测墨晦能看到他们的动态,为防事情败露,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