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十章“牛逼轰轰的神级道具”

第十章“牛逼轰轰的神级道具”

    成败在此一举!

    他神情严肃,盯着出现的抽奖轮盘,上面只有代表道具稀有指数的颜色,并没有具体名称,白色占据比例最大,红色最小,红色应该是最稀有的道具。

    在心里祈祷好几遍,白暮点击了确认抽奖。

    轮盘开始飞快转动,九十一圈后,轮盘转速缓慢下来,最后一圈转动,白暮能清晰看到指针路过了白色区域,然后是黄色,蓝色,紫色,最后是只占据轮盘二十二分之一的红色区域。

    轮盘的速度达到最慢,白暮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停下!停下!”

    最后轮盘在红色和白色分割线处停下,分割线完美的与指针重合。

    【这算什么?】白暮询问系统,介于第一次抽奖系统的坑爹,白暮已经绝望了。

    【我告诉你,狗系统,你再坑老子,老子就把你拆了!垃圾系统!】

    系统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,过了很久才回答白暮:【恭喜宿主!可以同时获得白色道具和红色道具!】

    白暮:“!!!!!”【你不对劲?我是不是快要死了?是不是我一拿奖励,出门就被车撞死?吃饭被噎死,洗个澡都能漏电把我电死?】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白暮会往坏处想,任谁遭遇前被系统坑,后又得到恩惠,怎么看这事都有蹊跷。

    系统;【你要不要吧?!不要我就单给你个白色道具!】

    白暮:【要!当然要!之前是我错怪你了,你其实是个慷慨大方,雍容华贵,貌比潘安,品格高尚的系统,统哥帅气!统哥yyds!统哥发大财!】

    系统听着这顿彩虹屁瞠目结舌,刚刚是谁骂我垃圾系统,威胁着说要拆了我呢?这小家伙还有两副面孔?

    一红一白的光芒落在白暮眼前,直接忽略白光,白暮率先收取了红色道具。

    红光消去,道具呈现其真容。

    名称:【牛逼哄哄只能用五次的天平】

    品质:红色

    效果:能将道具词条转移给任意物品。

    限制:只能使用五次,且物品体积不超过天平托盘容积。

    天平通体黑色,没有刻度,没有砝码,乍看去只是普通天平,完全看不出它的逆天。

    白暮心里却如惊涛骇浪,转移道具词条,他手上可是有个逆天词条的尿壶啊。

    “永不损坏”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把词条转移给消耗类的道具,例如抵挡一次攻击的玉佩。

    玉佩有了这个词条,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无限抵挡攻击?

    而且居然能用五次?!

    那是不是一个物品最多可以拥有五条词条?

    若是日后得到“百发百中”“一击必杀”“灵异特效”这类词条,将它们整合到枪械上,这游戏世界岂不是横着走了?

    什么邪魔妖祟,魑魅魍魉,先吃我一枪!扛住了再说!

    道具是辅助向的,很逆天,但不是白暮想要的,他要的是能带鱼小雅她们脱离游戏,在现实中弥补遗憾的道具。

    尽管希望渺茫,但他把希望投向了白色光芒。

    名称:【神秘的契约】

    品质:白色

    效果:系统察觉了您的需求,特奉上适合您的道具,与合适的对象签署此契约,可达成您心中念想,暮夜漫漫无期,愿您破除阴霾,成为世间曙光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!”白暮从椅子上跃起,吓住了旁边的夏禾。

    鱼小雅看见白暮满脸的喜悦,心中担忧落下,她也陷入和白暮一样的惊喜中。

    “鱼小雅!我有办法带你离开游戏了!还有夏禾,张浅浅,其他所有受困在这里的孩子们!”

    鱼小雅心中已经猜出,但听到白暮亲口说出来,内心难免还是会温热一片,眼眶中有湿热液体打转,她曾认为,眼泪只会在痛苦与委屈中落下。

    喜悦与欢愉的泪水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面前如春风一般的人,破开了层层阴影,将她带到阳光下,感受到了他温暖,要怎么才能放开手?多怕他只是虚幻泡影,会离自己而去。

    一想到今后能同他一起,眼眶泪水再也无法忍受,任由其滴落地面,雏嫩俏脸绽放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,有着对未来满满的希冀:“嗯!我跟你走!”

    白暮对上鱼小雅的笑容心神一顿,感慨这才是她们应该有的表情:“签了它,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,但我以我灵魂起誓,往后绝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鱼小雅望向白暮空空如也的手

    “签什么?”

    白暮欢悦的心瞬间消失,他在心里与系统对话:【我契约呢?】

    系统:【宿主,你要喊出唤醒口令,才能从系统空间取东西,你不会忘了吧?】

    白暮:【???你是狗吧?这不刑啊!】

    之后系统就没有了回应,现场的气氛由感动变成疑惑,夏禾与鱼小雅都困惑的看着白暮。

    白暮此时满脸通红,最后无奈,忍住羞耻呢喃细语着:“甜心”

    系统:【听不见!根本听不见!声音那么小还想要契约?】

    白暮:【狗东西!老子早晚拆了你!】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白暮下了莫大的决心,几乎是吼叫着对着鱼小雅喊出口令:“甜心!”

    夏禾错愕在原地心中鄙夷:【他是有什么毛病吗?】

    鱼小雅也错愕一瞬,旋即喜上眉梢,扑进了满脸羞红的白暮怀里。

    “嗯!甜心!”

    白暮:“!!!!”【不行!使不得!】

    系统:【您可真是个畜生啊,自己去自首吧!】

    夏禾:【这人果然有毛病,以后离他远一点。】

    白暮瞧见夏禾的眼神,他想挣开鱼小雅的怀抱,但鱼小雅此刻如章鱼一般,整个人贴在白暮身上,恨不得和他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白暮急了:“你们听我解释!我真的不是那种变态!”

    鬼蜮外,红裙鱼小雅自然感受到了白裙鱼小雅的欢悦,她也开怀的绽放笑容,很快就又收敛,还剩最后一点收尾需要她处理。

    此时的贺琼西宿舍内,冬妤手持左,轮枪,枪口对准贺琼西,贺琼西手里有着一模一样枪械,只不过他对准的是一旁的张浅浅。

    不大房间内,童谣鬼和陈虎也在,不过陈虎情况更加惨烈,童谣鬼的诅咒直接卸掉了陈虎的头和左腿,诅咒不致命,但也让后者失去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饶是贺琼西也未反应过来,童谣响起,陈虎中招,冬妤掏出左轮对准贺琼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墨晦的一只厉鬼进来寻求贺琼西帮助,还未发出声音,影遁在冬妤影子内张浅浅一口吞了他。

    贺琼西有玉佩防身不惧子弹,而童谣鬼诅咒只能针对一人,他第一时间将枪口对准了张浅浅。

    “这枪能伤害灵体,我劝你别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张浅浅啧笑一声:“那你开枪啊,她们跟我说过了”这里自然是指童谣姐妹,先前她们夜袭,还有探查情报的目的。

    白暮知晓贺琼西不受童谣影响时,就猜出贺琼西藏了一手,那左,轮枪因该只是他的随身道具,并不能伤害灵体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都跟我说了,你那枪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白暮?你就这么相信他?万一他利用你呢?毕竟他也曾利用过我。”

    张浅浅摇摇头,果然如白暮预料那样,贺琼西会挑拨离间,甚至会虚构出一套的故事。

    看着贺琼西那刚毅正直的脸,若不是白暮提前打过招呼,自己说不定还真被骗过了呢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不信,你开枪打我试试啊?”

    贺琼西第一时间想的是:【这孩子怎么有点缺心眼?】

    “看来你挺信任白暮的,也是看得起我,为了牵扯我,不仅策反了冬妤,还安排了两只厉鬼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一辈子都没示弱过,但现在已然陷入死局,他只能尽量拖延时间,看墨晦那边能不能赢,不过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墨晦那蠢货脑子算聪明,但比不上白暮,而且心高气傲,白暮自然会抓住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我之后的下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说你会拖延时间,但也让我相信他,相信他能打赢那个坏人,所以你别说话了,等着大哥哥过来就行了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现场最难熬的莫过于陈虎了,他头被诅咒卸下,视线里天旋地转,强烈的呕吐感刺激胃部,他就眼睁睁看着呕吐物从喉部食管流到血肉上。

    现场的厉鬼且不论,冬妤和贺琼西被恶心的连忙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白暮从鬼蜮脱离后,来到房间也看到了这幕,他只觉得一阵恶寒,这怕是他见过最恶心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我倒也不意外,只是你居然能获得红衣的青睐?还是太小看你了。”贺琼西对着白暮说道。

    白暮却不以为然:“你说过逃生游戏里最不需要的,就是良知和善心,我现在用现实反驳你,他们也都是受苦的灵魂,我只是把他们拯救出深渊,应该受折磨的是行恶的人,而不是无辜的受害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大可痛快点,吾心吾行吾自知,何须他人嚼口舌?”

    “天阳小学这场惨剧的始俑者还活着,你觉得这样公平吗?”

    “公平与否不是你我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已知道其中不公,我便不能置之不顾,那些失去挚爱之人,每日都活在痛苦与自责中的伤心人备受煎熬,凶手却逍遥自在,吾心难忍!”

    贺琼西闭目沉思许久,不知是真的被说服唤起了他心中的一点良知,还是怕不应许白暮会遭到不测。

    他旋即睁开双眼:“你想当清道夫?那你与那些恶魔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清道夫,我是送葬者,我会亲手把他们送上法庭,得到法律的审判,但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松的死去,他们也应该承受施加给别人所受到的折磨。”

    贺琼西有些松口:“你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