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十三章就你把我妹妹吓成这样的?

第十三章就你把我妹妹吓成这样的?

    “叙叙!你怎么了!”张丽丽急忙跑过来,扶住险些晕过去的冬叙叙。

    冬叙叙用手指着帐篷,双唇哆嗦着,怎么也说不清楚“人,半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?”张丽丽想去掀开帐篷,刚起身就被冬叙叙抱住。

    “丽丽,别去,别去看,我们走!我们快走!”

    冬叙叙的状态很恐惧,整个人都在颤抖,瞳孔扩大,双腿打颤,要不是张丽丽扶住,她早就腿软倒地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杀个鸡都能吓哭的冬叙叙,今日完成大跨越,直接目睹了人的肢体,还是残缺的肢体,断口没有血液,故而能清晰看见里面的组织。

    恐惧之中还掺杂着恶心,早上未吃过东西的冬叙叙,扶着张丽丽把胃酸都吐了出来,喉咙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叙叙,你没事吧?我给你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张丽丽很好奇帐篷内有什么,但好友如今这幅样子,再好奇也比不过好友的安全,她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120,报出位置后,扶着冬叙叙坐到一旁休息,手掌轻抚她的后背,替她缓解恶心感。

    那声尖叫响彻树林,正在直播的何青等人自然也听到,吓得他手上设备都差点脱落,然后他立马想到这是一个增加热度的好机会,带着两个跟班正往营地奔来。

    “我草!何哥!出事了!”一个“野人”从一旁窜出拦住了何青。

    手上镜头正对着这个演员,观众们本来还因为那声惨叫没回过神,如今看到演员露馅,纷纷指责何青。

    “我草?请的演员吗?”

    “亏我还觉得你真实,我真是瞎了眼了,取关了!”

    “取关!”

    何青的粉丝数从五千掉成两千,他急的怒瞪演员一眼,疯狂想办法去挽回,他想到了那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家人们!之前是演的,很抱歉,但我以我人格发誓!刚刚那声惨叫绝对不是演员!刚刚离开队伍的两个女生,她们绝对有危险!家人们先别退直播间,我们先去看看!”

    经过何青这么一说,粉丝下降数倒是停止,不过弹幕依然刷着

    “假探灵,滚出xx平台!”

    其中也不乏有关心冬叙叙的弹幕。

    “我草!不会是刚刚那个漂亮小姐姐出事了吧?!主播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楼上是傻子吗?明显是一伙的,那个女生也是演员,我劝你倒倒脑子里的水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的你才脑子进水,那个女生我认识,大二学姐,冬叙叙,是富二代,人家来当小直播间演员?图啥?图你妈的养老金吗?”

    “楼上的会说话就多说点!”

    直播间的节奏已经无法挽回,全然变成了弹幕吵架,何青恨不得咬死那个坏事的演员。

    那个演员忽略何青吃人的目光,手指着一旁的草丛里:“那里面,里面有只人腿!”

    “人腿而已啊!说不定是哪个自杀的人落下的,你管他呢?!”何青怒骂一声,然后不再理会满眼惊恐的演员,带着人往冬叙叙那边赶。

    刚到营地时,他们就看到冬叙叙惊慌失措的样子,眼角带泪,脸色惨白,显然受到不小的惊吓,镜头自然也拍下了冬叙叙梨花带雨的模样。

    弹幕又飘过好几条安慰冬叙叙的话,还有低俗的人扣着:“老婆别怕,来老公怀里,老公抱抱。”

    跟随其后的,自然是谩骂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恶心,我建议你这种人去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人家真的被吓到了吗?开这种玩笑?您家母尚在?”

    张丽丽见何青等人回来,对着何青指指粉色帐篷:“那里面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何青没有急着上去查看,而是恬不知耻的求着礼物:“家人们,吓到我们小姐姐的东西就在那个帐篷里面,我去打开帐篷,绝对会遇到危险,求求家人给我点点关注,刷刷礼物,给我勇气!家人们!”

    关心则乱,何青越在意人气,观众们越不买账,觉得他现在还求着礼物的姿态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见气氛怎么也圆不过来,何青认命了,镜头对着帐篷,小心翼翼的上前,透过帐篷缝并不能看清,他把手放在一角上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直播间现在没有了弹幕,都在屏气凝神的盯着帐篷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何青掀开帐篷,看清帐篷内的凸起,头皮发麻:“我草!尸体?!”

    白暮在一声破骂中醒来,用右手撑着身子,看向骂声的来源。

    还未平息情绪的何青见尸体动了,还起身看着自己,两眼一黑,胯下一热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观众在镜头对准白暮时,也吓了一跳,尤其是白暮起身后,弹幕刷的更是飞起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:“我草!尸体!”

    “我草!他没有手和腿!”

    “我草!他动了!”

    直播间在三十秒后陷入黑屏,平台公告弹出:“因本直播间涉嫌血腥,恐怖等元素,暂时封禁,请等待主播调整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!别啊!到底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“看那尸体的断口不像是演的,本人大二医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知道主播的位置吗?山里可能有虐尸杀人狂,知道的请快点报警!”

    弹幕中都是担心和闲聊,没有一个人知道位置,自然也没人报警。

    但在一座大厦中,一个包子脸齐刘海的女生气喘吁吁的跑到顶楼,路过的人都露出鄙夷,她却顾及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她也是灵异爱好者,趁着还没上班就刷了会,随便点进一个直播间,第一眼就看见关于冬叙叙的弹幕。

    “冬叙叙?冬秘书她亲妹妹,集团总裁的小女儿?”

    随着直播间,她看到冬叙叙惊魂未定的样子,那瞬间,她感慨基因的良好,她们一家都是美人。

    但随着白暮出现镜头里,她慌了。

    冬妤最宠的就是这个妹妹,要是冬叙叙出事,集团上下所有人难免殃及池鱼,故而她才慌不择路的冲去顶层,不顾助理的阻拦撞开了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一众股东诧异的看着她,她顾不得羞愧,直接走到冬青天面前,把截屏给他看,截屏上是冬叙叙因为惊恐而惨白的俏脸。

    冬青天同样宠冬叙叙,整个人也炸了,说声散会就带着包子脸女生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冬妤在一旁显得很冷静,不过微颤的瞳孔出卖了她,摸出手机拨通了冬叙叙的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的冬叙叙,听到手机的响铃,吓得又是一哆嗦,还是张丽丽摸出她的手机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叙叙?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看着手机里亲人的脸,冬叙叙再也忍受不住,哇的一声哭了:“姐!我好怕!他好吓人!他,他腿都没有!就躺在我衣服上!我!我!”

    “叙叙,冷静点听我说,爸爸已经定位你的位置了,我马上就赶过去,你冷静点好吗?”

    听着冬妤的安慰,冬叙叙停止了哭泣,只是鼻子还红彤彤的,冬妤的声音又从手机那边传来:“叙叙你把手机给丽丽。”

    张丽丽接过手机,手机那头冬妤说道:“丽丽,你能告诉我叙叙看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张丽丽喜欢灵异,但绝对不是猎奇,她也不敢多看白暮,她把摄像头翻转:“你还是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画面内,一人躺在地上,其余两人夺命逃跑,还有白暮用手撑着身子,茫然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冬妤初见人棍一般的白暮,也愣了一下,随着画面的放大,她看清了白暮的脸。

    冬妤放下心来,而后又感到疑惑,想不明白后,又有些恼怒,就是他把自己妹妹吓哭了,从小到大,她就没让冬叙叙受过委屈。

    “丽丽,没事了,你把手机扔给那个。。。那个棍子。”

    张丽丽愣了一下,然后隔着老远扔出手机,手机径直砸在白暮脑袋,这让白暮失去平衡,直接倒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地上白色的手机,又看了看远处的张丽丽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喂!”熟悉的声音从手机传来。

    白暮用仅剩的右手捡起手机,屏幕上是冬妤冷清绮丽的脸。

    “就你把我妹妹吓哭了?”

    白暮一脸茫然,他身体尚未完整,导致他脑子慢了半圈,还是冬妤提醒他,他才明白,那边哭的惨兮兮的女生是她妹妹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?世界真是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冬妤冷哼一声:“这事你要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白暮眼睛一转,一个想法从他慢半圈的脑子中出现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开口,冬妤猜到了他的心思:“我等会就会赶到,你先跟我离开,你现在这样太猎奇,吓到人不说,警察发现立马把你拖去切片研究。”

    白暮激动的叫了起来:“对对!我就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人变成了棍,脑子也不灵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