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十五章“别过来!”

第十五章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腊月中旬的太阳给不了人任何热度,反而刺眼的阳光使人心情烦躁,一直以冷美人自称的冬妤,此时也一脸怒色。

    面前十余名保镖竟是连两个人都找不到?

    查到冬叙叙位置时,冬妤第一时间赶来此处,安排人手上山搜寻,本欲打电话询问平安,并叮嘱白暮藏起来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后却无人说话,滴答滴答落水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刚从游戏脱离,休整一晚便去公司的冬妤已经接受世间有鬼的事实,她瞬间联想到鬼怪。

    而后又陷入担忧中,冬叙叙天生胆小,杀个鸡都会怕到失眠,更别说恐惧颤栗的鬼魂,若冬叙叙出了差池,冬妤恨不得将那鬼怪揪出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白暮与冬叙叙同在,以白暮在游戏中的运筹帷幄,冬妤的心稍稍冷静一些。

    转头冷喝众多保镖一声,驱他们继续上山寻找,冬妤开始思考破局关键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起,其父冬青天沉迷风水之道,还交好了一位风水大师,逐拨通电话,询问风水大师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白暮所处的空地,异变升起。

    灰蒙蒙雾气升起,很快就遮掩了阳光,世界被抽去色彩,入眼一片灰白,五米内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雾气是突兀出现,仿佛它一开始就存在,只是所有人看不见,而今突然显现,冬叙叙自然心头一颤,恐惧又蔓延心间,抱紧张丽丽的胳膊,生怕二人走丢。

    雾气中有声音响起,似野兽低吼,似垂死之人低吟,声音由远至近,张丽丽慌张起来,喜欢灵异和遭遇灵异完全是两码事,如今真的被灵异事件纠缠,她反而惶恐不已,用从小说看到过的方法尝试破除鬼打墙。

    她先是安抚冬叙叙:“叙叙,我就在你身边,不会走的,我有个方法想尝试一下,你等我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身侧那人低声应道:“好”

    张丽丽隐约觉得不对,但又说不出所以然,只认为冬叙叙已经冷静,她抽出被冬叙叙抱着的手臂。

    左手食指探出,在右手掌心写着三个字“我是鬼”每写一字,心中默念一声,写完三遍后,右手虚握,送至嘴边一口吞下,闭眼再心中继续默念“我是鬼”重复五次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,雾气消散,身侧佳人瞳孔涣散,脑袋耷拉脸朝下,双手垂在身侧,随意摆动着,俨然是幅玩偶一般。

    张丽丽大惊,忙过去捏着冬叙叙双肩,轻轻晃荡:“叙叙!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俊俏小脸缓缓抬起,瞳孔涣散如故,脸色惨白,双唇打颤,颤抖的双唇中缓缓吐出音节:“丽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张丽丽身后又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丽丽!小心!”

    张丽丽小脸煞白,身后那声音明显是冬叙叙的!既然冬叙叙在后面,那眼前这个又是谁?!

    低头望去。

    这哪是冬叙叙!这明明是一具爬满蛇虫的白骨!

    白骨保持抬头的姿势,空洞眼眶盯着张丽丽,眼眶中还有长虫爬出:“丽丽,我怕!”

    张丽丽猛然推开白骨,身体往后倒退,身后冬叙叙急忙扶住她,贴心的询问:“丽丽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。。。”张丽丽喘着粗气“我没事,倒是你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扶住自己后背的佳人浅笑一声,双手从肋下穿过,环住张丽丽的腰,双手交叠,抱得死死的,朱唇贴在其耳垂,魅声随着热气钻进耳廓中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,丽丽。”

    冬叙叙与张丽丽关系密切,但还不至于到无视肌肤相贴的地步,张丽丽下意识想逃离。

    一贯柔软娇小的冬叙叙,此时力气巨大,双手箍住张丽丽,让她不得脱身半步,前胸贴在其后背,张丽丽感受的不是温和柔软,而是刺骨寒冷,三九天坠入冰窖一般,阴冷,死寂。

    “丽丽为什么要跑呢?”明明是冬叙叙的声音,却没有一点人气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你不是叙叙!”

    “丽丽,陪我永远在一起吧?我们是好朋友对吧?”

    “放开。。。”抱住腰部的手慢慢收紧,腹部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,两眼发黑,意识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胸腔内火烫,那是窒息的征兆,想发出声音求救,喉咙却只能轻微鼓动,发出近乎绝望的,最后的低吟。

    腰间的力道突然消失,张丽丽如释重负,趴在地面,大口喘着粗气,胸腔滚烫随着氧气的吸入得到平息,腹部痛感却难以消退,视线渐渐清明,视野中,一双粉白运动鞋出现,那是冬叙叙的鞋子。

    张丽丽慌乱起身,往后退出数米,眼中警戒的看着冬叙叙。

    冬叙叙一脸茫然“丽丽,你刚刚到底怎么了?你突然站起来,嘴里说着你是鬼,然后还咬自己的手指头,后来你就一脸痛苦的样子,我担心你过来抱你,你推开我,然后突然不能呼吸了,脸都憋红了,丽丽你别吓我啊!”冬叙叙说着,美目中流出泪水,哭的梨花带雨,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见冬叙叙还是一脸清纯,娇柔清纯的模样,张丽丽有些迟疑,眼前这人确实和冬叙叙很像,但她也不敢肯定就是。

    刚刚死亡降临的恐惧,至今还让她颤栗。

    “我和叙叙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张丽丽突然抛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丽丽,你这是干什么?你怀疑我是鬼?”冬叙叙的哭泣突然顿住,颇为不喜的反问张丽丽。

    “丽丽!我才是冬叙叙!我们初中开始就是好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身后,又是冬叙叙的声音,张丽丽不敢再让冬叙叙站在身后,不管真假,她急忙侧身,让视线能捕捉到两个冬叙叙,才安心一点点,紧接着她又抛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丽丽最喜欢的水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苹果!”左边的答道

    “丽丽!你太过分了!那边那个是怪物!你看不到吗?!”右边的在叫骂。

    现下情况很明晰了,冬叙叙从来不会发脾气,她性格如水,柔以待万物。

    张丽丽走到左边冬叙叙的身旁,戒备的盯着那个假叙叙。

    那个假叙叙见没识破,不怒反喜,癫狂的笑在冬叙叙脸上格外狰狞:“你以为你身边那个就是真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丽丽!你别听她乱说!”冬叙叙拉住张丽丽的手争辩着。

    张丽丽轻拍冬叙叙的手,慢慢摆脱与她的肢体接触,对着假叙叙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自己的判断!”

    那假叙叙脸上狞笑越发恐怖,突然化作一滩血水,消化在地面。

    冬叙叙连忙跑去抱住张丽丽,张丽丽身体猛颤,避开了冬叙叙的怀抱。

    被避开的冬叙叙不显生气,依然柔如秋水:“丽丽,谢谢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张丽丽回答时,冬叙叙去牵张丽丽的双手,这次张丽丽没有避开,只是眉目微皱。

    冬叙叙眉目带笑,望着张丽丽,张丽丽一脸茫然,不明她为何笑的那么灿烂,但被握住的双手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手腕剧烈的疼痛传来,张丽丽还没理解发生什么,眼前有血液飞溅。

    “唉?”

    “痛啊!!!”疼痛让她破声大喊,倒在地面滚动,血液从断口喷涌,她的手腕竟是被生生掰断。

    两双手从桡骨中间断开,还能看见血管和残留的皮肤,她疼的面容扭曲着,滚动着,口中大喊着,口水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流进口腔,流进喉咙,喊叫的声音越发嘶哑。

    而罪魁祸首正拿着她的断臂,顶着冬叙叙的脸笑靥如花,脸上被渐染朱红血迹,如冬雪覆着的枝头,开出刺眼红梅。

    她笑着,跳着。

    她哭着,痛着。

    “你能相信我,我好开心啊,可惜你信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桡骨断口血液流不尽一般,如这疼痛无法消失,血液在她翻滚的身下形成血泊,血泊中伸出无数双手将她拖进红色深渊。

    “呃啊。”哀嚎一声,口腔被大量腥甜血液灌满,堵住了她的喊叫,周围一切都是粘稠的,血色的,窒息感袭来,在她觉得就这样死去也挺好时,窒息感,疼痛感,粘稠感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入目清明,她又回到营地,面前站着的是冬叙叙,她用那双美眸看着她,眼里写满担忧。

    美眸的主人伸手去安抚她,她如惊弓之鸟,拍开那双手,嘴里疯癫的嘶吼着,痛苦着,歇斯底里:“别碰我!还想骗我!你想怎么样!怎么才能放过我!我不会上当了!我谁都不信了,我不管你是真的假的!别碰我!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她吼叫中突然晕倒,那前面的冬叙叙,化作一滩血水融于地面,周围又恢复茫茫雾气,一片灰白,似被天地脱离,没有一丝色彩。

    雾气中有人影缓缓有身影浮现,灰白世界中出现一抹黑色,黑色人影喃喃自语,语气生硬,没有任何感情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