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十六章破局以及天阳小学

第十六章破局以及天阳小学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,饶是白暮也只搜集一点信息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雾气升起,先是冬叙叙突然晕倒,而张丽丽无所察觉一般,对着空气自导自演,先是呜咽哭泣,后又打滚惨叫,末了如疯癫一般,然后突然倒地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厉鬼出手了,白暮自然知道,若是以前,他一眼就能猜出厉鬼如何出手,张丽丽与冬叙叙为何晕厥,若他能看见鬼怪,自然就看见捂住二人口鼻,耳朵,眼睛的黑色鬼手

    可惜现在的他不算完整,到也是这个原因,让白暮被厉鬼忽略,他那副死人尊荣,连鬼都以为他死了。

    白暮一直盯着晕厥过去的二人,其中张丽丽突然腰部被抬起,悬浮空中,头像后仰,脚尖去触碰后脑,白暮看的一脸心惊,继续下去她整个人会被折成180°。

    也就是腰斩。

    “啥!”白暮喝了一声,无意义的音节没有要传达的想法,只要吸引注意力即可。

    声音发出的瞬间,折叠张丽丽的那股力量突然停顿,像是有看不见的东西在打量白暮。

    不足三个呼吸,张丽丽坠落地面,激起一片灰尘,白暮没有时间去查看她是否有恙,因为他也看见了。

    灰白雾气从四周升起,很快遮掩万物,雾气中有嘶吼低咛,还有死前惨叫,种种声音汇聚一起,若是普通人早就不堪忍受,心性变得暴躁。

    可白暮现在是什么状态?死人身体,在他听来那些声音跟蚊子鸣叫一般,只觉得嘈杂,影响他的心性还远不够格,更别说他灵魂力量本就强大,最起码也要是鱼小雅那种红衣的鬼蒙眼,才能让白暮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灰白雾气突然消散,似从未出现,刚刚一切不过庄周一梦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?先利用声音让人烦躁,失去思考能力吗?”白暮心中有了思量

    雾气虽然消失,但白暮肯定他依然被鬼手蒙着眼睛,只因他没看到空地上的冬叙叙与张丽丽。

    “拙劣的假象罢了。”

    白暮刚刚说完,身后有雏嫩软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甜心?!”白裙鱼小雅静立在不远,脸上是清纯可人的笑:“甜心!我和雅姐姐找你了好久了?!”

    白暮啧笑一声,心中感叹这厉鬼之大胆,红衣都敢去冒充?还敢窥视自己的记忆,真不怕正牌红衣来了被魂飞魄散?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鬼蒙眼中,有何高超的幻境,没想到如此敷衍,甚至身高都无法拟的真实,看来最重要的一环在于雾气里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碰到个聋子岂不是没辙了?”

    白裙鱼小雅足足有一米七,白暮要是还能被迷惑,就真的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那白裙鱼小雅见白暮不上当,化作一滩血水融于地面,而后雾气又升起,遁于雾气中的哀嚎嘶吼,比第一次更加频繁,声大,但白暮依旧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最后雾气散开,远处地面躺着冬叙叙与张丽丽二人,二人姿势还是与刚刚一样,似没有过变化。

    白暮打量了四周,都快被这两只鬼蠢笑了,或者说这套鬼蒙眼杀人有太多限制,环境的人形只能由鬼扮演,不能通过幻境生成。

    因为白暮没有看到何青。

    而何青刚刚晕倒的地面,泛着稍微的黄色液体,却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白暮由始至终都未曾移动一步,如他所料一样,两只厉鬼诅咒杀人的条件太过苛刻,需要行走44步,对旁人失去信任,满足这两个条件才会陷入晕厥,然后被腰斩而死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呢?冬叙叙先晕厥,其实是张丽丽,但刚刚下杀手死,只选了一个人,是不是悬空的张丽丽,只是被他们托了起来,一个掰头,一个摆脚?这也太low了,晕厥需要条件,杀人还需要限制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说,只要我不被迷惑陷入晕厥,就相当于困住两个恶鬼对其他人下手?”

    白暮静静等待时间流逝,心中默数大约五分钟,两只厉鬼先撑不住气了,他们决定强上!

    虽说无视束缚直接下手杀人,会遭到反噬,但只要杀了白暮,场上四个人,随便找两个替死鬼,离开这座山林即可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神智,只知道遵循本能去猎杀路过的人,夺他们的身体,离开这里,然后寻找某样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刻在灵魂的命令,忘了是谁,也或许是比寻找东西更强大的禁制让他们无法想起。

    白暮腰部被人提起,平躺在半空,任由两只恶鬼头脚各掰一只,往后掰去,俨然和张丽丽一样,不过速度比她快的多,显然是两只恶鬼急了。

    白暮倒是不急,他心里又嘲讽着:“呵!无视条件直接下杀手吗?无视条件的代价是什么?看把孩子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白暮被硬生生掰断了腿,刚刚长出的双腿,就这样被掰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两只厉鬼应该是惊喜的,白暮看不见也不好猜测,若是惊喜,那便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五压!”喉咙发出无意义的音节,无意表达任何意思,只是告诉它们,白暮还活着。

    果然,在白暮发出声音后,掰住头的力道更大了,像是临死前的反扑,想必它们现在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知道后悔是什么意思的话。

    随着第二声“咔嚓”,白暮脑袋耷拉一边,脊椎骨断了,只剩血管和皮肤连着,稍稍用力,就能扯下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这关键时刻,拖住腰部的力量消失了,白暮摔在地面,第三声“咔嚓”他的尾骨断了。

    周围如镜面破裂,第四声“咔嚓”幻象消失。

    营地依旧,日上枝头,已经晌午,营地上躺着晕厥的三个人,半具活着的尸体。

    也是镜面破碎的瞬间,不远处的保安听到声响,急忙冲到营地,刚刚空无一物的营地,此时堆满了帐篷与物资,帐篷不远处还有具尸体,地面无血迹,脑袋贴着肩膀扭曲着,显然死去已久了。

    而冬叙叙和张丽丽正躺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快!呼叫小姐!二小姐找到了!”保镖中有难得不震惊的人,忙吩咐人用对讲机呼叫了山下的冬妤,冬妤收到后,也是疾冲到营地的。

    ol装无比凌乱,冷淡眸子里第一次出现情绪,那是担忧,看到冬叙叙,担忧加重,似冬湖被坠入石头,破开了积雪,却乱了天地一抹净白。

    “快!担架呢?一群不长眼的,愣着干什么?抬叙叙下山接受检查!”冬妤罕见失去风度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冷美人发起怒来何止恐怖二字,那群保镖自然不敢耽搁,用担架抬起冬叙叙往山下飞奔。

    冬妤的警醒在身后响起:“敢摔到叙叙,我把你们都剁了喂狗!”

    抬着担架的保镖一阵哆嗦,脚步稳了一些,提起十二分精神,尽量保持速度却也要维持平稳。

    冬叙叙和张丽丽被抬下山后,冬妤用对讲机同山下冬青天说了几句,而后驱赶所有人下山,她则独自留在原地,靠近了粉色帐篷边,装死的白暮。

    白暮此时扭曲的脑袋已经修复,但双腿脱离了躯体,靠着身体潜能是修复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看见冬妤走来,松了口气,冬叙叙,张丽丽,何青,能脱离生命危险就好,在他看来,这次遇到灵异袭击,是他的责任。

    一切起因是他吓到了冬叙叙。

    “你先待在此处,太多人看到这里有具尸体,已经有人报警惊动了警方,一会有法医上来验尸,你装死装的像一点,我自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简单交代两句,见白暮点点头,冬妤就转身欲走,刚一转身,她又补充道:“我查到天阳小学了,你这幅惨状,若我没猜错,你和那个红衣失散了吧?小学废弃了,离着不远,我顺路,可以帮你带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白暮摇摇头,他现在的惨状,真的不适合见到他曾扬言要保护的小萝卜们,一方面是怕他们担心,关心则乱,他们都还只是孩子,能想到的东西不多,若不顾一切冲破地缚来找自己,难免遭遇危险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是自尊心作祟,他把自己当成小萝卜的抚养人,自然要彰显强大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了,记住,你欠我三次了。”

    白暮了然,欠下的他自然会还,他放心冬妤不会让他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儿,他看人一向很准。

    很快山下人群散去,只有几辆警车轰鸣,很快便有警察上前拍照取证,随后而来的是一身白的法医,是已经上了年纪的老人,带着手套翻看白暮的尸体后,对后面年轻法医说了几句,那年轻人掏出裹尸袋,将白暮连带两双断腿一起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白暮由始至终都不敢乱动,闭着眼任由别人倒腾,他能感觉被装进袋子里,然后是一路颠簸,后门关闭的声音,汽车引擎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载着白暮的车,往冬妤相反方向的郊区开去。

    开往市中心的路上,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,路上只有冬妤一辆车行驶,她此时正带着蓝牙耳机,吩咐今日事件的相关人员,任何人都不得泄露一点消息,全部都烂肚子里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安排妥当白暮的转移事宜,挂断电话,取下蓝牙耳机,此时刚好行驶到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是红灯,停车等灯

    冬妤不记得这里有红绿灯,心中起了疑心,果不其然,她抬头看去,正前方的路边,荒芜一片,杂草丛生的道路旁,唯一一座建筑耸立在那,那是一所小学,晌午的烈焰都无法温暖的小学。

    哪怕阳光照进校园内,大门正对东方,一眼过去也是冷寂。

    与之气氛完全相悖的校门牌上,赫然写着“天阳小学”

    冬妤无奈,这红灯怕是不会变了,哪怕她硬闯,她也敢确定,她会回到原地,直到她踏入那所禁忌的小学。

    给那身红裙子小女孩她想要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