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十七章只有她知道的事情。

第十七章只有她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冬妤将车停至路边,从后备箱取出备用的运动服,再换上适合运动的鞋子,用手机设置了倒计时发送短信。

    短信内容涵盖一切,逃生游戏,她的遭遇,以及白暮,白暮在她的短信中,充当欠债人这样的角色,点明了以后遭遇困境,可以寻求白暮的帮忙。

    游戏世界中,红裙鱼小雅对她没有恶意,那是在白暮在场的情况,冬妤也不敢确定,回到现实世界的红衣厉鬼,会不会变得暴虐,她也不敢赌。

    哪怕脱离游戏没有副作用,但白暮失踪,对于鱼小雅来说是点燃火药桶的引子。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,冬妤往小学走去,越接近天阳小学,越觉得温度的阴冷,一直到校门口,低气温仿佛化作万千虫子,钻进你的血肉,啃食你的白骨。

    饶是冬妤性格冷淡,也受不住这阴冷,她心想这可能就是阴气了,冷冽,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生锈的铁门随着冬妤的到来,自己开了,或许是有人打开,但她看不见,她和白暮一样,不具备看见鬼怪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她抬脚踏入校内时,刺骨阴冷稍稍退去些,一道熟悉声音从她耳边响起,似雏鸟啼鸣。

    “漂亮姐姐,雅姐姐现在很生气,你要是有白暮哥哥的消息,最好老实告诉雅姐姐。”

    冬妤看不见张浅浅,只能顺着声音的方向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浅浅的声音又响起:“雅姐姐在三楼的教室等你,我不能跟过去,你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张浅浅应该是一直陪着冬妤走到教学楼下的,因为冬妤一进入教学楼,阴气便扑了上来,想来刚刚是张浅浅替她挡住了阴气侵体。

    普通人若接触阴气太久,轻则小病,重则垂死,更别说此时冬妤置身阴气的海洋,连晌午阳光都无法穿透的阴气屏障笼罩着校园。

    一切看去都是若隐若现,被蒙上黑纱般。

    冬妤更不敢耽搁,小跑到三楼,楼梯左侧的教室门开着,冬妤踏入教室的一刹那,身后门窗紧闭,教室中间座椅被推向两边,一把红色沙发突兀出现,周围光线都被沙发吸走,聚光灯一般照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便宜你了。”沙发鱼小雅声音传来,如果是冬妤的声音是被大雪埋没的春色,鱼小雅的就是冰川中的万丈深渊,前者会有情绪,只是被埋藏。

    后者则是真正的极寒,凛冽中透着杀意。

    冬妤毫不怀疑,若不告诉鱼小雅白暮的消息,她现在就会死。

    一条红线从沙发上延伸,冬妤瞳孔微缩,没有避开的意思,避开又如何?人家红衣想杀自己,跟捏死蚂蚁一样轻松。

    随着红线刺入冬妤头顶,明澈双眸被蒙上一层红雾,红雾转瞬即逝,双眸依旧靓丽,只不过冬妤能看见的东西多了。

    沙发上鱼小雅如游戏中一样,坐在左侧,右侧平躺着白色身影,应该是睡着过去,清纯甜美的脸上,眉目间是散不去担忧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冬妤率先开口,在能看到鱼小雅时,她来不及惊喜,便被红衣那血腥暴虐的气息压的喘不过,心脏被人握住一般,每次跳动都一阵闷疼。

    “那红丝能让你看见鬼物,这是礼,现在该你还了,你知道我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白暮的身体情况不容乐观。”冬妤瞧见鱼小雅脸上出现狞色,连忙补充:“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有所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冬妤说出这话时,黑暗中红丝游动,红丝挂着铁钩,其目标正是冬妤。

    红丝绕到冬妤身后,冬妤未曾想过鱼小雅会突然动手,反应过来时,整个人被红丝缠住双手,吊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红丝如蛇,铁钩为眼,直勾勾的盯着冬妤,冬妤眼中泛着铁钩冷光,铁钩越来越近,尖端就要碰到冬妤瞳孔时,鱼小雅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有所安排?你有所安排?安排白暮?我的白暮?你怎么敢的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质问,预示着红衣的愤怒,她的占有欲极强,除了另一个自己,她忍受不了任何人染指白暮,在她的想法里,除了自己,红裙的自己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人了解白暮,他们不知道白暮为了救红裙的她脱离苦海,受了如何折磨,未进入鬼蜮前,他一次又一次陷入梦魇的幻境中,硬抗绝望的意识,只为告诉她,她的苦痛今后有他分担,他能带着红裙一起扛过世间的绝望。

    经历了几次,红裙也不记得,她有些腻了,想随手解决白暮,但此时的白暮已经被幻境折磨的痴呆,脚步虚浮,瞳孔涣散,忘记了自己是谁,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进入幻境,在最后一步跳楼前,转身回去,从头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每次承担这份苦痛,无时无刻在焚烧红裙灵魂的火焰就小一份,绝望的火焰最后被白暮熄灭了吗?

    没有,白暮率先扛不住,从天台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红裙缠住他的腰身,将他拉回生的彼岸,红裙心软了,可能是火焰确实被白暮分担过去。

    她一直被灼烧的灵魂渐渐平息,前所未有的舒适感,只有白暮在身旁才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但白暮神智已经彻底崩溃,完全变成一个傻子,红裙又陷入自责中,她为何不早点阻止白暮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无解,是白暮先以身消耗灵魂业火,后才是红裙恢复少许人性。

    一想到今后要失去唯一让她感到安适的人,被消融的绝望渐渐复苏,缠绕灵魂焚烧的业火有兴旺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还是无法获得救赎吗?”有泪从红裙脸上滴落。

    白暮突然消失在红裙怀里,红裙先是害怕一瞬,然后脸上露出狂喜。

    在她感知下,白暮出现在鬼蜮中,安然无恙的站在那,一切未曾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红裙已经知晓白暮心意,失去那些记忆未尝不是好事,冰封许久的内心,此时松动了,只要能看着那个人,就似被春旭和风拂面,再多苦难也不抵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白暮就是她活下去的意义,是一切,是拯救她两次的曙光,见识过这光的温暖,让她如何放手重新回到绝望的深渊中?

    而现下有人敢沾染这道光?去夺走他?管她是不是那个心思,红裙要杜绝一切意外。

    冬妤心中惊恐不已,她想不到红裙的占有欲这么强,她会帮助白暮只是从利益角度,她料到白暮未来定会不凡,不管是游戏世界,还是灵异事件剧增的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交好白暮,只会百利无一害,而从利益出发的心思,现在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?

    “这其中有误会。”冬妤强忍心中恐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没有那个想法,但这是个警告,也是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冬妤突然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红裙慢慢走近冬妤:“我不能离开天阳小学,但若有容器,我可以附身容器之中,由她带我离开,我要去寻白暮,你便是那容器。”

    冬妤心头打颤,饶是她再冷的性子,此时也被红裙的话吓到:“鬼上身?你上身后,那我呢?我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红裙无所谓一笑:“谁在乎?要不是小鱼儿不让我伤害你,你踏入校园的时候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雅姐姐!你答应我不伤害别人的!”

    冬妤听到白裙的声音,想来是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红裙自然也听到,有种做坏事被大人抓包的感觉,眼睛乱飘,也不敢接后面那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雅姐姐你先放开冬妤姐姐。”

    冬妤忐忑的心渐渐安稳,红裙是鱼小雅受尽折磨,已经被扭曲了性格的意识,白裙是鱼小雅尽力保持的一份纯真,善良,是阻止她彻底变成厉鬼的人性。

    红丝抽走隐到黑暗中,回到红裙鱼小雅的裙摆上,她瞪了冬妤一眼,那眼里写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原先在游戏世界中,鱼小雅不堪忍受游戏剧本的折磨,将自己分成红白两部分,红裙承受一切痛苦,尽情沉沦,只要白裙在鬼蜮保持一份纯真,她就不会成为真正的恶鬼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红裙日日被游戏折磨,在无穷怨气中化身红衣,但白裙存在一日,游戏就一日别想彻底控制鱼小雅。

    直到红裙与白裙彻底分化成两个不同的意识,游戏放弃了鱼小雅,任由她在天阳小学肆意报复曾经折磨过她的鬼魂。

    反正灵魂的业火已经加上,只要让白裙也染上血色,掌控鱼小雅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白暮就是让白裙沉沦的契机,连游戏意识都不曾见过的灵魂强度,强大,温柔,如黑夜中腾腾燃烧的篝火。

    但游戏意识怎么也算不到,白暮居然能攻略鱼小雅,还拐走了它视为珍宝的鱼小雅。

    红裙回到现实后,一样重视白裙的善良纯真,她不想让白裙染上一丝血气,回到天阳小学肃清校内幽魂野鬼时,她也让白裙回避,一切都依着白裙的想法,因为她的想法如身上白裙,不染一丝尘埃,纯白纯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