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二十章吾心不可医,吾性不可转

第二十章吾心不可医,吾性不可转

    人身纸头的厉鬼一转眼就逃出十米外,白暮不想放虎归山,却也无可奈何,现下别说没腿,就是腿长出来,尸僵状态也不容他追击一只厉鬼。

    只好将注意打在身下的纸人上。

    纸人上半身的骨架除了头,全部被白暮拆解,下半身骨架太过牢固,他尝试很多次,哪怕用拆下来的骨头去砸,去翘,下半身也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白暮还想着把下半身收起来,等条件允许,用电锯什么的试试,但系统沉睡,系统空间也无法使用,逐放弃了这个想法,他把纸人残留的寿纸全部撕掉,漏出里面与人一样的骨架结构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骨架上面的凹痕,果然如第一根肋骨一样,都是头骨粘合形成的。

    要组成一具完整的骨架,一个人的头骨是不可能够的,况且白暮发现有些头骨碎片的硬度,颜色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把所有骨架都检查一遍,摸到胸骨时,白暮心中突然燃起一阵愤怒,用来粘合成胸骨的头骨碎片,明显比其他碎片更软,更白,俨然不是成年人该有的头骨。

    那么软的触感,只有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婴儿。”

    还是怀胎九月,尚未出生的婴儿。

    【畜生!】

    心中咒骂一声,抓起一根肋骨,直接扎进纸人头颅。

    心中怒火远远不是如此就能平息的,抽出肋骨,继续扎进头颅,重复足足有十三次,头颅已经粉碎,面容血肉模糊,白红混合物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白暮深呼吸调节情绪,直到远处有鸣笛声,白暮才回过神来,他顺着声源去看,只能见到车灯的亮光。

    爬低身子隐藏自己,从口袋摸出曾练的手机,凭着惊人的记忆力,输入了冬妤的电话,然后想想,又怕声音警觉了车上的人,逐放弃,改成短信。

    短信内容短小精简“火化场附近,有鬼,小心。”

    点击发送后,直接将手机关机,再用抠下来的寿纸盖住身子,将眼珠子放在能看见车辆的地方, 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着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眼珠子看见的视野直接传达给灵魂,白暮先是看见车辆撞到了什么东西,车上下来好几个人,将那东西用裹尸袋装起来,扛到后备箱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车辆启动,直接从小路开到荒地上,白暮心中警觉,果然是冲着他来的,与曾练应该是同一伙人。

    车辆精准的朝着白暮这边驶来,然后在十米外停下,熄火,灯光一瞬间熄灭,随后就是更加强烈的灯光从车后传来,一熄一灭,快速闪烁着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人被这灯光闪到眼,起码会失明几分钟,但白暮漏在外面的眼珠子却不受影响,通过快闪的灯光中,他观察着车辆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惊奇的发现,驶来的原来不是一辆车,黑色轿车后,还跟着两辆商务车,而那些灯光,就是从商务车周围一大圈人手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灯光持续闪烁五分钟才停止,保持了常亮的状态,周围一片被照的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逆着光看不清灯光后的情况,灯光前的轿车驾驶位下来一个黑衣人,绕到后车位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请小心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有人影款款走出,依稀能分辨是女人,那女人也是一身黑色西装,随着她的下车,后方又是一众保镖护在其周围。

    “都滚开!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保镖不为所动,女人不屑道:“一群狗皮膏药。”

    在一众保镖护卫下,女人走到白暮所处的位置,白暮心中早已知晓,对方有备而来,应该是早就发现他的存在,现在唯一能做的,便是装死。

    女人看到烂成肉泥的头颅,脸上没半点不适,反而有着热切,那些对着那些保镖递过去眼神,他们了然于心,迅速将藏在寿纸下的白暮拖来出来。

    白暮依然装死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眼珠子滚落地面,沾满了灰尘,再看不清任何东西,唯有根据耳边声音,猜测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倒是有意思。”女人声音响起,与白暮从电话中听到的一样,尾音勾起,自生媚骨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一起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周围保镖速度极快,用同样材质的袋子收起骨架,原本一片狼藉血污的荒地,此时看不出一点异样。

    这些明显对这些工作轻车熟路,风风火火的来,不留一点痕迹的走,纸人与残骸被装在裹尸袋与先前被撞的东西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白暮则被放在一个透明的盒子里,盒子正好能容纳白暮,不知是早就准备好的,还是凑巧。

    盒子与那个女人同在一所商务车内,眼珠子的灰尘已经被清理干净,那女人一手捧着眼珠子,一手托着红酒。

    车内暖灯照在女人红唇,格外的妖艳,魅惑,似熟透的樱桃,饱满,娇嫩。

    “我叫莫医,你好。”

    白暮持续装死,任由莫医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莫医娇喝一声,红唇轻启抿了口红酒“不说话吗?没关系,等到了地方,我就把你泡在罐子里,罐子里倒满福尔马林,到时候看你说不说。”

    白暮不知莫医深浅,他还需要更多信息,故而他选择持续装死,任由她威胁恐吓,也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莫医的威胁还在继续,什么把他剁碎了喂狗,放在虫池里养虫,一个比一个猎奇。

    车队向着市中心行驶,现下是凌晨三点,距离日出只有三个小时,魑魅魍魉,厉鬼恶煞却在此刻最为活跃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,车队从郊外小路行驶至市中心边缘,在红绿灯口停下,路边停放着一辆白色跑车,其造型外表一看便知价格不菲,不喜豪车,偏爱猎奇的莫医突然对前方司机说道

    “这车是什么型号?”

    那司机透过窗户往外看了一眼,便知道了来历,是冬青天长女,冬妤的爱车。

    “是冬青天大女儿,冬妤的。”

    莫医随手将白暮的眼珠子放进裤兜内,单手托腮,美目低垂,这是她思考问题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冬妤?h市有名的冷美人,据说她没什么喜好,偏爱那辆叫“月光女神”的定制车,就是外面那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这么多惊喜?荒郊野岭的,还是在天阳小学附近,你说冬妤车停这,她人去哪了?”

    白暮听到天阳小学四个字,被封在盒子里的身体不自觉颤抖了一瞬,微弱的颤抖却没逃过莫医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能动,你真的很有意思,是什么让你装死失败了?冬妤?天阳小学?我真的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!”

    白暮汗然,他理解不了为什么,这么妖艳好看的美人儿,居然对猎奇恐怖的东西尤为执着,是和张丽丽一样的叶公好龙?

    想起她对之前场景都淡然的模样,白暮放弃了自我安慰,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,但愿她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。

    否则以她对猎奇的热衷,有多少人会遇害,白暮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见白暮还是不说话,她也不生气,唇角勾起,似笑非笑,从裤兜掏出两颗眼珠子,随手就丢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是从!”白暮装死失败,无意义的音节从口中蹦出。

    “哈?继续装啊?”莫医诡计得逞,露出欢悦的笑颜,她的五官仿佛就是为了魅惑人心而生的,笑起来更是让人魂颠梦倒。

    但这些白暮可看不见,他的眼珠子在车外公路上滚动着,司机透过后视镜却看的一清二楚,饶是跟随莫医很久的他,也被这一笑牵去心神,色授魂与。

    “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莫医笑容不减,只是眼中多了狠厉。

    那司机连忙移开视线,毫不怀疑莫医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天阳小学里面有什么?”莫医隔着盒子问白暮。

    白暮语言功能尚未恢复,口中吱呀半天,莫医也没有理解他的意思,眯眼思考白暮刚刚的语气,急切,抗拒,还有祈求?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天阳小学?”莫医是这么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雅已!”白暮装出肯定的语气,刚刚的胡言乱语,是白暮故意伪装的,他要的就是莫医听出他害怕天阳小学。

    以莫医对猎奇灵异的疯狂热衷,她必然不会放弃探寻天阳小学,只要她一进到校园内,三个厉鬼加一个红衣,白暮还怕她作甚?

    到时候吓唬她一番,若她手上沾过人命,就血债血偿,若是只是喜欢猎奇灵异,便好好教育一番,让她绝了这种爱好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在害怕?我倒是对天阳小学感兴趣了。”莫医果然上当,用对讲机安排一众保镖下车,每人手上都有黑色皮包,不知里面是什么,白暮则是被架在一辆推车上,被人推着,就跟在莫医身后

    然后围着莫医一步步向着天阳小学走去,白暮此时的内心是狂喜的,距离自由只差毫厘!

    哪怕莫医有对付厉鬼的手段,但他有红衣!有鱼小雅!这就是他的凭仗!

    白暮在心中狂喜,在一众人停在校门口时,一直注视着十字路口的张浅浅也是狂喜,她看见盒子里的白暮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愤怒,因为白暮的样子太过惨烈,双腿断裂,眼眶凹陷,缺失一臂,被当成宠物一样关在笼子,她自然的认为是莫医那一帮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夏禾!白暮回来了!你快点来天台,把童谣姐妹也叫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