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二十五章劫后余生

第二十五章劫后余生

    张伟仓皇逃窜中,听到身后属于高丽的那张脸嘶吼着:“我死也不放过你!”

    八爪怪物陷入癫狂,利用触手在船舱急速前进,触手就要触碰到张伟时,张伟艰险的冲上二楼,然后反锁舱门。

    舱门反锁后,怪物并没有撞门意图冲上二楼,或许是游戏规则限制,也或许是二楼有更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众人都跌坐在地面调节呼吸,其中一身道袍的宣清突然起身,桃木剑横在胸前,紧张的看向二楼尽头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白暮随着宣清敌视的方向看去,黑暗中看不清任何东西,在众人喘气声中,突兀的水滴声在黑暗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”水管漏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声音渐渐靠近,白暮盯着黑暗的眼瞳急速微缩,饶是承受心理强大如他,也被黑暗中渐渐显露的身影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其余其他人,都是比见到八爪怪物时还要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顾念率先恢复过来冲着众人喊着:“跑!”

    肺部缺氧感还未恢复,众人又奔逃向三楼,宣清却留在原地,握住桃木的左手关节泛白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甜心!”白暮也没有逃跑,因为他刚冲到二楼时,就观察过三楼,三楼被铁栏封住,上面贴满了黄色符箓,不能排除三楼比二楼还要危险的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三楼封住了!”白暮喝止往三楼奔逃的人群“不想死一起上!”

    “上?拿什么上?这才是我第四次副本!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个东西!”

    张伟率先崩溃,自暴自弃的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顾念倒是直接唤出系统,一叠黄色符箓出现在他左手,右手握着狼毫毛笔,笔尖沾红墨,眼中透着紧张就站在白暮身后。

    陈丽丽刚才并没有看清怪物的样子,随着顾念逃跑又返回,越过三道剑拔弩张的身影,她看清了黑暗中的狰狞怪物。

    那是被拨了皮,浑身血红,肌肉裸露的,和八爪鱼如出一辙的合成怪物。

    八爪鱼是用八个人组合成,它是用三个人,两颗头颅在左右手上,双眼浑圆,一样的被剥去皮肤充当手掌,而原先的双手在插在胸口,往正前方虚抓着,像是要把远处的人抱紧怀里,再由腹部的巨口吞噬一般。

    太过血腥!太过猎奇!

    那滴答声就是组成双手,被剥去皮肤的头颅上滴落的!

    三个头颅每个的眼中都是惊恐,痛苦。

    没有嘴唇的下巴一张一合,像是要倾诉它遭受过的恶行。

    陈圆圆直接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吐够了吗?!不想死就一起战斗!杀了它!”顾念说道,他说的不仅是陈圆圆,还有趴在地上发抖的张伟。

    张伟依然不敢动,陈圆圆强迫自己打起精神,从系统空间掏出一副宣纸画。

    宣纸画上面一片空白,陈圆圆将画纸对准剥皮怪物,画中水墨挥舞,剥皮怪物被画在纸上,陈圆圆将画甩出,画在落地前变成黑白版的剥皮怪,身上只有黑白两色。

    水墨剥皮怪冲向真品,胸口蠕动的手掌刺向真品的头颅,真品抬起右手,上面的头颅发出刺耳奸笑,随后一口咬在赝品刺过来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真品胸口的手掌化作利刃一般,在赝品胸腔划过,赝品的手掌从根源断开,大片黑色墨水流淌在地。

    后方的陈圆圆面色惨白,喉咙一热,鲜血不可抑制的喷出,画作能复刻厉鬼怪物,但反噬极大,她不敢再使用画作,连忙唤出系统收回画作。

    快要被真品胸口收藏撕成两半的赝品,画作一道流光,变回空白宣纸画回到了陈圆圆手中,陈圆圆杀招一出,白暮与顾念等人也无所保留,在赝品与真品厮杀时,白暮已经绕到薄皮怪左侧,宣清握紧桃木剑在右侧。

    在赝品化作流光时,白暮找准光吸引到怪物视线的这个时机,手中尿壶狠狠砸在怪物盯上头颅,头颅往右倾斜,呈90°与肩膀帖子,它的后颈发出咯咯声,断掉的颈骨极快的愈合着。

    白暮起手攻击的那刻,宣清手持桃木剑砍向怪物胸口,怪物胸口的手掌掌心中,突然张开一双眼睛,眼睛流淌着大量血液,血液在胸口化作鲜红屏障挡住了桃木剑。

    屏障发出哧哧蒸发声,桃木剑卡在屏障中,距离手掌只差一丝。

    白暮第二击尿壶还未挥出,薄皮怪左手抬起,没有皮的头颅在上面惨笑着,眼中射出红色血液。

    惊得白暮连忙向右扑倒,他来到了怪物的身后,而刚刚射出的血液喷在墙壁上,墙壁肉眼可见的融化,化作一滩血水。

    “斯!”白暮吸口冷气,那薄皮怪左手已经伸到身后,上面头颅吐出的眼珠一片血色,白暮脸色大变,在连钢铁都能腐蚀的血液喷出前,尿壶壶口狠狠堵住头颅上的双眼,红色血液不断涌出,尿壶很快被填满。

    白暮抽出尿壶后退数步,躲过剩余血液的喷涌,地板被腐蚀出道道沟渠,泛着刺鼻的铁锈味。

    在白暮以尿壶收集腐蚀血液的同时,宣清桃木剑被困在血色屏障中,抽不出剑,宣清也死心眼的剑不脱手,剥皮怪胸口的手掌继续流淌着血液,血液在空中飞舞,凝成血色尖刺,尖刺向着宣清袭来。

    宣清还是不松开剑,那尖刺一下秒就要刺入她的脑袋时,远处有符箓飘来,速度极快,似满弓的箭矢,在尖刺碰到宣清前化作流光消散了尖刺。

    与之一同消散的还有卡住桃木剑的屏障,屏障的阻碍一消失,宣清大喝道“破!”

    破字一出,桃木剑裹上淡淡金光,凡是金光普照处,妖邪鬼魅俱消散!

    剥皮怪身上的血液被蒸发大半,桃木剑径直砍在胸口手臂上,没有任何阻拦的被斩落地面,胸口如喷泉泼洒,大片红血喷出,凡是接触到血液的东西,全部被腐蚀成血水,血液流在地板,腐蚀出一个洞口,洞口下方有高丽梦魇般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死也不放过你,我要把你们变成和我一样!”

    “快阻止血液!”顾念手握毛笔在空中挥写,红色笔墨停留空中转瞬即逝,这道符在危机关头确却是怎么也画不好。

    宣清手持桃木剑退回一边,她没有再上前攻击的意识,刚刚桃木剑与胸口血液接触,其上面留下淡淡的腐蚀痕迹。

    黄昏色剑身上,有道细而刺眼的褐色,这让她心疼不已,轻轻婆娑剑身的伤痕。

    剥皮怪物痛苦嘶吼,嘶吼声引起楼下八爪鱼的注意,洞口也被腐蚀的更加宽阔,腐蚀侵袭到剥皮怪脚下,连他所处的地板也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剥皮怪掉落在一楼,顾念的符箓终于绘制成功,符箓化作火球被顾念从洞口扔下,火焰瞬间翻涌成墙,两只怪物的惨叫震慑人心,被火焰焚烧全身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顾念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口气刚松一半,火墙变成血色,血液将火焰熄灭,八爪鱼脑袋上的九颗头颅在撕咬着剥皮怪的血肉,撕下一块肉就吞入腹中,与碎肉融合。

    那大量的血液,正是剥皮怪脖颈大动脉处喷出的。

    “它们在互相吞食?”白暮感到心惊,八爪鱼已经很难解决,若吞食剥皮怪后,力量得到增强,以他们绝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白暮后退几步助跑,想越过洞口与顾念等人汇合,但刚刚落下的血墙又喷涌而出,转而又熄落。

    剥皮怪的血液一阵一阵,若越过空洞时,真巧喷涌,绝对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“顾念!”白暮喊道。

    顾念绘制符箓的手顿了一瞬,笔墨化作流光消散的极快。

    “接住!里面有剥皮怪物的血!应该可以腐蚀三楼的锁链!少用一点,到三楼我的位置这里,用剩余血液腐蚀地板,拉我上去!”

    白暮盖上尿壶盖子,往前抛出尿壶,血液在尿壶里没有洒出一点。

    顾念收起符箓和毛笔,接住了尿壶,小心翼翼,生怕里面血液溅到自己身上:“你不怕我不管你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的。”白暮邪魅一笑“我知道一条有关你的信息,不想被别人知道你最好按我说的做,况且只要我想,那尿壶我随时可以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念打消夺走白暮尿壶的心思,连钢铁都能腐蚀的血液却被这个尿壶装着,可见这尿壶品质不凡。

    张伟此时倒也不再发抖,直接往三楼跑去,背后跟着顾念,面色惨白的陈圆圆,以及满脸怜惜抱着桃木剑的宣清。

    三楼有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,随后是铁门推开的咯吱声,白暮知道他们已经打开护栏,成功到达三楼,透过洞口往下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剥皮怪已经被吞食的只剩半个身子,白暮不敢耽搁,从旁边杂物间抽出拖把,正好能碰到头顶钢板。

    后退几步确保被拉上去的途中,有足够的距离,白暮举着拖把用力去捅头顶,算是给顾念的信号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顾念的信息,他完全是在诈顾念,顾念会不会信,他心里也没谱。

    白暮在捅击钢板的第五后,敲击声从同样的位置传来,白暮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头顶有血水掉落,够一人通行的洞口形成,绳索从上面抛下,而八爪鱼也彻底将剥皮怪吞噬殆尽,手腿组成的触手,延伸成数米,蠕动着扣住洞口,正在尝试将碎肉组成的身子拖上来。

    “快拉我上去!”白暮连忙抓住绳子,对着上面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白暮是非常担心顾念使坏的,若顾念想,现在的白暮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幸好顾念顾及白暮诈他的那句谎言,他本就是个生性多疑的人,他也不敢赌白暮到底知不知道他的信息。

    白暮顺着绳索爬行,顾念在上面拖拽。

    半个身子穿过洞口,白暮用手撑住洞口,将自己往上拔,还未拔出一点,左腿传来冰凉湿润的触感,白暮心中一惊,右腿去踹缠住左腿的触手。

    而突然又有一道触须缠住右腿,两条触手拉扯着白暮,要将他拖回二楼,白暮咬紧牙关,额头青筋爆出,两条手臂的肌肉都在颤抖!

    “妈的!!!”白暮咒骂着,奋力逃脱着,竭尽全力着!

    卡在洞口僵持的身子缓缓下滑着,他已经没有力气了,全靠胳膊死死撑着,掉落下去只是时间问题,而楼下那八爪鱼半个身子已经爬到二楼。

    九颗头颅上发出贪婪的狞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呵~”诡异阴森的笑从旁边房间传来,顾念等人听到笑容后,一阵毛骨悚然,随着笑声第二次响起,顾念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,疲软,自杀的念头如涨潮般蔓延在他心间。

    “声音不对!快跑!”顾念也不管白暮了,撒腿就往三楼最里面跑去,三楼既然上锁封住,四楼想必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众人见顾念一溜烟就跑远,也随着他的脚步往最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窜进左侧的杂物间,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出去。

    底下八爪鱼听到笑声时,缠住白暮的触手有些松懈,第二声笑声后,触手彻底脱离,八只触须捂住耳朵,当然是捂不全的,掉落在一楼,连滚带爬的逃回了船长室。

    白暮心中大喜,硬生生挤出最后一点力气爬上三楼,脱力的倒在一旁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嘴角扯出劫后余生的笑,这笑却立刻停止了。

    第三声笑传来,然后左侧的门打开一条缝,无数发丝密密麻麻从门缝伸出,每根发丝末端都有葡萄大小的圆球,和发丝一样黑。

    白暮定睛去看发丝末端。

    “!!!!”白暮只感觉头皮发麻,浑身忍不住的颤栗。

    “那是眼球?!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