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二十七章死斗

第二十七章死斗

    她不舍的推开白暮,从那让人感到舒心的怀抱中脱离,拉着白暮的小手带他来到床边。

    然后急切的看着白暮,期待白暮能躲进床底,骗过顾妈妈。

    白暮没有拒绝,他也不想让小女孩直面门外的恶魔,但情报太少,那位顾妈妈实力究竟如何,他心里也没谱。

    爬低身子缩进床底,调整姿势确保能随时冲出来阻止顾妈妈的恶行,白暮握紧手中尿壶,眼睛死死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小女孩在白暮钻进床底后,松了一口气,她不想让白暮出事,要是顾妈妈发现有人闯进来,白暮肯定会被杀死,她舍不得那个怀抱,舍不得白暮安慰她时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有些贪婪了,心里的那些欲望得到一点,就总想索取更多。

    将这些想法甩出脑袋,她重新趴在地上,以爬行的动作来到门前,单手撑地,右手勉强够到门把手,轻轻扭动。

    门外妇女正好又是一脚踹过来,小女孩躲避不及,被踹到脑袋,往后倒飞,在地面翻滚五六圈直到撞在床尾才停下。

    白暮没忍住,想直接冲出去,小女孩不着痕迹的对着白暮笑笑,示意她没事的,只是殴打而已,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她强装镇定忍住疼痛的样子让白暮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起身,顾妈妈已经冲进屋内,满是油腻的手拽着小女孩的头发将她提起。

    有些头发硬生生被扯了下来,头皮传来的剧痛让小女孩没忍住痛呼出声:“好痛!”

    往上提的手顿住,顾妈妈脸上露出疯狂的狞笑,拽着头发将小女孩扔飞,小女孩的腹部撞在鱼缸上。

    鱼缸瞬间炸裂,玻璃碎片扎进她的大腿上,离动脉只差一丝,粉红睡袍已经被鲜血染红,小女孩因疼痛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顾妈妈却不打算放过她:“我说过什么?我是不是说过你只能学狗叫?!狗是不会说痛的!”

    趴在玻璃渣与血泊中的小女孩,看向慢慢走近的顾妈妈,恐惧抽出她最后的力气,让她本能的求饶着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下次不敢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又在说话!你根本没听进去!你一点都不乖!不乖的孩子要受到惩罚!”顾妈妈陷入癫狂,她冲向小女孩,双手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提起,眼里闪过凶狠,她恨不得直接吞了小女孩。

    白暮的愤怒再也无法忍受,从床底爬出,飞起一脚踹在顾妈妈腰上,顾妈妈肥胖的身体往前跌倒,白暮急忙拉出小女孩。

    顾妈妈直接摔在玻璃渣上,玻璃渣插进她的脸上,捅进她的眼窝,黑色的血从眼眶涌出,她歇斯底里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!!”她双手去掐白暮脖子。

    白暮没有给她近身的机会,抱起小女孩往后退,顾妈妈在前追,满脸黑血,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白暮退到床边将小女孩放在床上,而顾妈妈已经近在眼前,油腻大手掐住白暮脖子,巨大的力道从手上传来。

    脖子都要被这力道掐断一般。

    白暮手中尿壶抡在顾妈妈头上,被尿壶重击的脑袋,却连动都未动一分,手上力道更重,视野变得昏暗,缺氧感让胸腔变得滚烫。

    双腿在顾妈妈膝盖处不断踢踹,对方眼中只有凶狠,她的目标明确,那就是掐死白暮!

    必须掐死他!他竟然想救那个小畜生?那个小畜生完全就是活该!眼前这个男人他不懂!他明明什么都不懂!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死亡濒临,白暮也想不到只是比普通人高大一点的顾妈妈,居然有这般战力,手上力道大的可怕,根本就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!

    “大意了!”当前不是悔恨的时候,白暮松开握住尿壶的手,忍住胸腔的痛感,双眼昏黑,只能凭着感觉在顾妈妈脸上摸索。

    顾妈妈没有管他,只要再一点!再一会儿!他就死了!他救不了那个小畜生!谁都救不了她!

    凭着手感摸到顾妈妈眼眶中插着的玻璃碎片,顾不得喜悦,白暮抽出玻璃碎片,往着顾妈妈脸上扎去,他的目标是顾妈妈另外一只眼睛!

    尖锐的一端扎进顾妈妈的鼻梁,鼻梁从中间裂开,顾妈妈大叫一声,掐住白暮脖颈的手力道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玻璃碎片险些脱手,白暮又握紧一些,锋利的边缘刺进他的肉里,随着手的挥动摩擦着手骨。

    疼痛在死亡面前不值一提,白暮孤注一掷,玻璃碎片不断刺向顾妈妈的脸,嘴唇,耳朵,脸颊,她的五官已经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她忍受着疼痛,手上力道不减反增,白暮快要失去意识时,最后的一击,也是用尽全身力气的一击,终于刺进了她的眼眶!

    黑暗侵袭了顾妈妈的视野,顾妈妈最怕的便是黑暗,恐惧与痛苦让她无法坚持,掐住白暮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白暮掉落在地,耳边响彻着顾妈妈的惨叫,撕心裂肺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胸腔终于有空气进入,他捂着喉咙,大口呼吸着,咳嗽着。

    而顾妈妈疯癫的挥动她的双手,将周围一切物体拍打粉碎,白暮看见她的手挥在墙壁上,钢铁墙壁竟然被打出篮球大小的凹陷。

    “我艹,真他妈是个怪物!”

    白暮一边躲避顾妈妈临死的反扑,一边调节呼吸尽快恢复体能,在顾妈妈耗尽随后力气倒地时,白暮也恢复大半。

    系统重塑他身体时,他的体能得到加强,但饶是如此也不敌眼前两米的妇女,想想也是,这是动辄就万劫不复的逃生游戏,如果npc弱不禁风,那才叫奇怪。

    白暮这般想着,视线不自觉的转移到床上昏迷过去身影,刚刚发生的一切,小女孩被当成小狗对待,虐打,咒骂,他既愤怒也心疼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谨慎也被他抛之脑后,他把小女孩当成和鱼小雅一样的,受游戏折磨的悲惨灵魂。

    他想把小女孩带回现实,带到天阳小学,介绍给鱼小雅她们,教导她正确的行为,带她看到世间的曙光,告诉她世界并非无穷暮色。

    带走小女孩前,白暮并没有忘记鱼缸内的窥视感,在玻璃碎片中翻找,他发现一枚戒指被埋在最下面。

    戒指上嵌着葡萄大小的宝石,外围黑色,中间幽绿,黑色与幽绿隔着一圈白色,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回想在脑子里,白暮冷颤。

    对门邻居!

    每根发丝都连着眼球的怪物!

    其发丝上的眼球与戒指上的宝石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白暮捡起戒指看向内侧,娟秀的字迹刻出两个字:

    “顾言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向顾妈妈,可惜小女孩陷入昏迷,不然倒是可以问问她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靠白暮自己猜,他先是猜想这戒指的主人是顾妈妈,下一秒就否定这个猜想。

    他更加仔细观察过戒指后才发现,眼球宝石最外围有一圈小突起。

    小突起呈卡扣状,白暮瞬间明白这戒指有一对,再结合内侧的名字,这应该是婚戒。

    婚戒都是互相给对方雕刻名字的,内侧名字刻写的娟秀婉约,证明这是男方的戒指。

    【顾念?】白暮心有所感,将戒指收进系统空间,心神一动去查看戒指的具体信息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堆文字冒了出来:

    名称:丢弃的结婚戒指

    等级:低级任务道具

    背景故事:未婚先孕的两人结婚了,他们交换了婚戒,许下陪伴彼此一生的誓言,孩子出生了,是漂亮的女孩,原以为会美满的爱情在那天突然结束了,多年前的错误,构造了这个痛苦遗憾的结局......

    白暮看完信息,发现背景故事与日记本上的内容相符合,他在心中推理其中的关联性

    【背景故事结合日记本,可以肯定这戒指是小女孩父亲的,假设这枚戒指是顾念的信息线索,他说过的信息,我能记住的只有名字和婚龄,名字自然撒谎了,婚龄也对不上】

    【这样我就拥有他两条信息了?如果真的是他的戒指,就是说我们的信息都是副本中的剧情?这剧情是虚构的,还是真实的?我又是什么剧情呢?】

    白暮本来想等小女孩醒过来询问她,但又突然想到,以前的回忆对她来说太过痛苦,便放弃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声音极轻的唤出系统,从中掏出日记本,确认封面上还是小女孩的照片后,他翻到了第三页。

    七月四日 小雨

    “又有人推开了小黑屋,送来了食物和水,可能是见我太过虚弱,放下水和食物就走了,奇怪的液体顺着我的血管流淌全身,我觉得越来越冷了。”

    白暮往小女孩那看了一眼,见她没有醒来,也不担心她会失血过多,白暮早些时候拔出了她腿上的玻璃碎片,现在伤口已经愈合,只是脸色惨白还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小女孩并非普通人,是副本的npc,自然也属于鬼魂那一挂。

    白暮收回心思,继续在日记本中寻找信息。

    七月五日 大雨

    今天没有输液,他们开门看我没死,送来食物和水。

    七月六日 晴

    今天无事

    七月七日 晴

    我在屋里面听见他们在吵架,然后打了起来,有两人被杀了,后来又有人送来水和食物,还把我扒光,观察我的身体,走前说什么时候快到了。

    七月八日 晴

    今天一天没有食物和水,晚上又有人进来查看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七月九号 雷雨

    好痛好痛好痛!救救我救救我!好难受好难受!好想死!死!?死了就能结束一切了?!

    日记本在白暮手上突然变得滚烫,最后一页上涌出鲜血,白暮丢掉日记本,日记本掉落地上燃起火焰瞬间焚烧起来。

    【系统!!】白暮在心中大喊。

    【怎么了宿主!】系统被唤醒,透过白暮的视野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日记本。

    【这是怎么了?!】白暮踩灭火焰,日记本已经变成灰烬,再看不出任何文字。

    系统沉默许久,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日记本不是它的道具,而是游戏的,它和游戏没有任何关联。

    【系统也不知道,日记本不属于本系统负责,是游戏出品的道具。】

    白暮还未来得及吐槽,身后传来窸窣声,刚刚日记本着火惊醒了小女孩,白暮也非常无奈,正到关键时刻,日记本突然自己销毁。

    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件道具。

    他也留了个心眼提醒自己以后从游戏途径获取的道具,能不用则不用,日记本自燃原因,白暮理所当然的将游戏视为幕后凶手。

    床上的小女孩醒来看见的第一眼就是顾妈妈,此时的顾妈妈再也没有平常耀武扬威的样子,两米高的身躯躺在黑色血泊中,浑身散发着即将魂飞魄散的死气。

    她仿佛感知到小女孩醒了,哪怕是最后一句话,也是辱骂:“小畜生,你别想好过,我没了还有别人,你做过的事要还的!小畜生!你早晚也跟我一样!小畜生!”

    吼叫着,不甘着,不理解,她做的都是正确的,她没错,错的明明是小畜生,是小畜生......

    白暮叹口气,顾妈妈犯下的恶行对小女孩来说是一辈子的阴影,他只能希冀于未来,让她沐浴在阳光下,让这些阴影稍微淡些,不再那么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