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二十八章她是人

第二十八章她是人

    “你有名字吗?”白暮坐到床边,他能看见小女孩身子暗淡了很多,几乎呈半透明,再受一点伤害她就会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她目光涣散,想了很久,想到了很多,她应该是有个名字的,两个字都是平声,读起来轻轻的,很温柔。

    但她就是想不起来这两个字是什么,她能记住的称呼只有小畜生,小杂种这类辱骂,脑袋有些刺疼,越是回想以前就越痛。

    痛的她抬手捶打脑袋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,呲牙低吼着,熟悉的声音从喉咙发出。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白暮连忙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,你以后不用再学狗叫了,你是人,我会把你当成人,你不是狗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停止了狗叫,揉掉眼泪,再也不敢回忆过往,记忆里有幸福快乐的时光,不过那些时光已经被痛楚覆盖,她需要翻越痛苦的记忆,才能寻找到珍贵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顾魜这个名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女孩抬头看着白暮,眼中只有迷惑,白暮悬着的心缓缓放下,他担心小女孩听到“顾”这个字会勾起她不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所幸小女孩只是困惑后面那个字,白暮牵住小女孩的掌心,耐心的同她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魜。”他在小女孩手心轻轻描绘“没有什么意思,只是和人同音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垂下头沉默,白暮顿时慌了,以为她不喜欢这个名字,又连忙跟她说道:“你不喜欢其实可以换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小女孩抬头,泛着水光的眸子里写满了高兴:“我很喜欢!我就叫顾魜了!”

    “顾魜顾魜顾魜顾魜!”她雀跃的重复念着,白暮宠溺的看着她,任由她在床上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顾魜欢快的发泄持续了很久,久到白暮收到系统提示音才制止顾魜。

    对着顾魜招招手,顾魜乖巧的坐在床边,等待白暮说话,白暮先是查看系统的信息。

    【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“她是狗”】

    【完成程度90%,已发放初级奖励“绝对打不中人的手枪”】

    【任务....】

    白暮打断了系统的声音,他对这个奖励不理解,他困惑,他迷茫,他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【奖励是什么?你再给我重复一遍?】

    【绝对打不中人的手枪】系统怕白暮不理解词条的意义,又贴心的解释给他听。

    【效果就是绝对打不中人,哪怕你枪口贴他脑门上,也打不中他,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也不知道。】

    【我要它有个屁用啊!】白暮愤怒咆哮的样子吓到了顾魜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以为白暮要打她,闭着眼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,她不敢躲,因为以前被殴打如果躲了,下场会更惨。

    白暮自然也注意到了顾魜的异常,他的动作幅度不敢太大,怕再吓到顾魜,只能很小心的摸摸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伤害你的,刚刚是我没有控制情绪,和你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乖巧应道

    白暮轻叹一口气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,只有通过日后的相处,才能让她更加信任白暮。

    现下还是以通关副本为主,至于更重要的问题却被白暮忽视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怎么带顾魜脱离游戏?

    契约是行不通的,他的灵魂已经跟鱼小雅签订了契约,这份特殊的契约只能签署一份,而且是永久的。

    白暮又在房间搜寻几圈,确认没有忽略信息后,他牵着顾魜推开了房门,带着顾魜离开这间只有痛苦折磨的地方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的刹那,劲风扑面而来,白暮下意识的闭眼,牵着白暮左手的顾魜直接拉到白暮。

    白堵倒地后,睁眼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对门已经完全打开,惊悚的场面刺激着白暮的胃部,呕吐感涌上喉咙,他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门里面只有黑色,无穷头发组成的黑色如蛆虫一样纠缠,攀附,形成一道黑色的屏障。

    而屏障外围是同黑发数量一样的眼球,那些眼球向着左边怒视,每个眼珠都在流淌黑色的液体,狭隘的船舱很快被液体淹没,超过了脚腕,阴冷!粘稠!密密麻麻的触感从被淹没的部位传来。

    头顶昏暗灯光照在液体组成的水泊中......

    “草!!!”白暮吼了出来,连忙抱起顾魜不让她接触黑色液体。

    这哪是什么液体!这是无穷无尽的虫子!

    虫子太小又太多,居然给人这是液体的错觉!

    抱起顾魜就飞奔向三楼,三楼果然也有铁栏,不过已经被人破坏,上面的符箓全部变成碎片,白暮顾不得查看,因为在他抱起顾魜时,黑色眼球像是察觉白暮要逃跑一般。

    虫子从眼球流淌的速度更快了,虫子化作潮水,在狭隘船舱形成巨浪,巨浪追逐着白暮,要将他吞噬,将他撕扯成渣。

    等白暮冲上三楼后,巨浪退怯了,它愣在原地,后方发丝在虫子组成的水泊中穿梭,停留在二楼尽头,头发纠缠融合,在白暮面前形成一个全身都眼珠子的怪物。

    眼珠子组成的嘴唇发出声音,刺耳,干涩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暮愣然

    “还给我......”那怪物重复着

    白暮突然想起刚刚获得的婚戒,唤出系统取出戒指的刹那,那怪物陷入疯狂,虫潮扑向白暮,撞在三楼口,被蒸发成红色血雾。

    随着虫潮的蒸发,无穷黑色肉眼可见的消失,怪物的身影也越发暗淡,但它却不在乎,它只想拿回那枚戒指,那是它最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必须要拿回来!

    哪怕魂飞魄散!

    哪怕永世沉沦!

    绝望的嚎哭发出,与笑声不一样,那是真正的痛苦,伤心,白暮听到这声音不受控制的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这枚戒指对你很重要吗?”白暮被哭声感染,内心满是悲怆与遗憾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!”

    所有虫潮凝结在一起,自杀式的冲击着三楼屏障,二楼已经被黑色液体淹没,那怪物声音在黑色中回荡。

    无穷黑色化作红雾,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二楼黑色虫潮消失了,只剩很淡的一抹身影蹲在那里,身型瘦弱,捂着脸啜泣着。

    那是位婉约绮丽的女人。

    白暮松开牵住顾魜的手,顾魜想阻止白暮下去,白暮轻轻拍了下顾魜的脑袋,示意她没事的。

    白暮走到透明女人身前,女人的身体正化作流光消散,她快没有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还给你。”白暮递出戒指。

    女人抬头望向白暮,眼神空洞而麻木,直到看见白暮手中的戒指,她仿佛溺亡之人看见绳索,拼命去抓住生的契机。

    手却穿过了戒指,尝试了一次,两次,却怎么也握不住。

    而她的半个身体已经消失了,只剩下半个身子和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白暮悲从心起。

    女人正视白暮,透过白暮他看到了其身后的顾魜,空洞眼神终于出现情绪,那是欣慰,是解脱。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就拜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如果早些发现你需要这枚戒指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,最后能看它一眼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”声音逐渐黯淡,她化作流光消失了。

    船舱中还有斑斑光点闪烁,白暮托起双手,那些光点融进手中的戒指上,戒指被光芒覆盖,变成一团光球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光点融进白球后,白球如冰雪消融,变成手工制的洋娃娃。

    洋娃娃的眼睛是一黑一白的纽扣,纽扣的中间刻着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顾言。”

    “许柔儿”

    白暮若有所感,他们应该就是顾魜的父亲和母亲,刚刚消失的女人正是母亲,背后一定是个悲伤痛苦的故事。

    将娃娃收进系统空间查看它的具体信息。

    名称:手工洋娃娃

    品质:特殊

    效果:能容纳修级以下恶鬼一只(可炼化)

    背景故事:“妈妈爱你,爸爸也是,但他们不爱你,他们只想伤害你,我们逃离了棺材村,就是因为爱你,但妈妈很没用,没能保护好你,希望你不要怪妈妈,如果未来你知道了真相,请你记住,这世上有爱你的人,你不是灾星,你是人!你要守住心里的善良,不能让恶魔侵蚀到你的内心。”

    白暮重新将戒指取出,还未等他回顾魜身边,游戏提示音突然响起:

    “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,可提交任务道具获取奖励。”

    任务道具自然就是手上的娃娃,一位母亲倾注了所有爱意的娃娃。

    白暮不知道系统到底有没有独立意识,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得到:“你做梦,你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已经够深了,连她最后的愿望,向女儿表达爱意的机会都不给?”

    “请玩家提交任务道具。”游戏声音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“滚!老子早晚揪出你!让你也尝尝这般痛苦!”

    游戏不依不饶,仿佛设定就是这样,它没有感情,没有意识,只是按照设定好的程序,严格执行着一切。

    “玩家若拒绝上交任务道具,游戏将对玩家进行抹杀处理。”

    白暮有一瞬间的慌乱,在脑海疯狂呼叫系统。

    【系统系统!!!系统大佬!救命!】

    【怎么了宿主】它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语气,刚刚睡醒一般。

    【游戏威胁我!它要抹杀我!】

    系统沉寂片刻,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句:【好了,我把它踢出你的灵魂空间了,以后你不会受到它的约束了】

    白暮有些不信:【就这么解决了?】

    【就这么解决了。】

    白暮:【!!!统哥牛逼!!统哥yyds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