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二十九章 禁止呼吸,别被发现。

第二十九章 禁止呼吸,别被发现。

    白暮的雀跃还未持续多久,他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没有了游戏,我以后怎么进副本?

    进不了副本我怎么做任务拿奖励?

    靠体内系统在现实的“恐惧指数”收集系统吗?

    别了吧!完全不够用啊!况且副本中的不公事何止一两件?他尚且需要副本给出线索,在现实中找到犯下了恶行的人,让他们自食恶果,遭到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如铡刀悬在头顶随时会落下的一件事,挖他灵根之人尚未查明,他心不甘,属于他的东西被蛮横取走两次,虽不是同一人,但这就是不公,夺他人大道造化的不公。

    他心之所向不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公。

    故此他需要变强,也需要集结一切能用的战力,他有种感觉,未来的某天,世界一定会遭受大劫,他需要做好万全准备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副本是不可或缺的东西。

    思及此,白暮恭维的语气变了:【狗系统!】

    系统:“???这小东西又怎么了?刚刚还拍我马屁来着?”

    【怎么了宿主?】

    【游戏没了,我是不是就不能进入副本了?是不是就没有高付出低回报的任务了?】

    系统了然,原来白暮担心的是这个:【宿主放心,本系统可以把你拉进游戏副本,任务奖励也是本系统发放给你的,不受游戏管辖的。】

    白暮点点头,他突然想起获得娃娃时,他看到的信息,但他与系统沟通太久,顾魜还在原地乖巧等候,便没有再细问,结束与系统的对话,拿着娃娃向顾魜而去。

    顾魜见白暮走来,全身散发着雀跃,柳叶眉与其下的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.....”白暮顿住了,他在思考怎么告诉她。

    直说恐会让她回忆到往事,白暮选择了暂时隐瞒,等顾魜心境平缓,从黑暗脱离到晨光中时,他再循环渐进的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这是礼物,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魜兴奋的跳了起来,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个礼物,她接过白暮手中的娃娃,紧紧捂在怀里,如稀世珍宝那般珍惜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白暮欲教导顾魜对他不必客气,还未说出口,三楼拐角便传来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你想害死我们吗?!我说过别乱碰!你为什么碰那副照片?!”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?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?!别忘了这是逃生副本!只有成功淘汰三个人我们才有机会活下去!我们怎么知道那是不是有你的线索?!”

    白暮牵着缩在拐角,偷听着那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此时顾念左手抓着张伟的衣领,右手握拳要打在张伟脸上,张伟却以更大的力气推开顾念,眼中全然没有初见怪物时的恐惧,只有冷然与狠厉。

    “果然藏拙了。”白暮冷笑,他对于张伟早就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顾念也被张伟突然发力弄懵了,急忙唤出系统取出符箓与毛笔,还未等他绘制符咒,张伟一脚踹向顾念。

    顾念只能停止绘制,拿着毛笔后退数步,张伟却不打算放过他,飞扑近身右拳紧握,沙包大的拳头轰在顾念脸上,顾念身子倒飞出去,正好落落在白暮脚下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这样,我可是省拳击队的。”张伟向顾念走近,他也看到了白暮。

    一个坏心思从他心中升起,他对着后面看戏的陈圆圆和宣清说道:“你们两个过来一下!”

    宣清不动,陈圆圆却是走了过去,在刚刚探索房间时,她莫名其妙的脱离了安全期,况且哪怕是安全期,也只是不受鬼怪攻击,玩家之间的斗争不在游戏安全期保护范围内。

    张伟不满的瞪着宣清,却也没有发作:“现在只需要淘汰两个人就能通关副本了,而我们三个人,有九次机会,每人试一次总能蒙对!”

    顾念躺在地上讽刺笑道:“蠢货,你知道我们两个对什么信息撒谎了?蒙?你以为这是选择题吗?”

    随着白暮的声音响起,顾念的笑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姓名撒谎了,你的信息上应该是顾言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顾念爬起身,眼中满是威胁的看着白暮。

    张伟见顾念反应这么大,心中窃喜,他原本的算盘是淘汰掉白暮与顾念两人,但见白暮如此聪明,他将恶意的视线看向陈圆圆。

    陈圆圆对上张伟的眼神心头紧颤,她不能成为众矢之的!后面还有个宣清!要把矛头转向她!

    她连忙对着张伟展现自己的价值:“我知道宣清的一条信息!她结婚了!婚龄九年!”

    她没说是怎么知道的,这是她蒙的,是为了转移张伟注意力编造的谎言。

    张伟果然如她所愿的将视线看向宣清,而此时的宣清依然在爱抚着她那桃木剑,眼中只有心疼,全然不管这边发生什么,有什么样的危险来临。

    “那就他们两个了!每个人都试着蒙信息!我先来!”张伟掏出手机,在信息栏输入顾念的信息。

    名字换成顾言,然后养宠情况不变,婚龄不变,职业换成建筑师,经历副本从三次往上试。

    张伟对建筑师倒是很肯定,他刚刚在楼下房间找到一张全家福,全家福的背景就是房屋设计的模型,此外那个房间还有大量与建筑有关的书籍。

    信息错误的提示传来,张伟却没有气馁,其实三个人的机会合在一起,也只能淘汰一个人,但只要淘汰了顾念,他就是这个队伍里最前的,其余人不足为惧,他可以通过折磨等手段,逼供出他们的真实信息。

    陈圆圆按照张伟的指示填写信息,将通关副本改成四次,依然是信息错误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接下来轮到白暮,白暮磨磨蹭蹭的掏出手机,他可不想浪费次数,他透露顾念的信息只是为了拖延时间,他对顾念观念不差,刚刚能成功脱困也多亏了顾念遵守约定。

    他有意联合顾念淘汰其他人,至于人选。

    张伟自然算一个,另一个是陈圆圆。

    他绝非圣母,张伟都将算计打到他头上了,白暮还能放过他?

    至于陈圆圆,附和张伟的不公,为了苟活编造谎言,将矛头对准宣清,她在面对他人恶行时无心反抗可以,但绝对不能助纣为虐,她就像第一个副本中的校长一样。

    张伟见白暮磨磨蹭蹭,有些恼火,去抢白暮手机,靠近白暮时他才看见躲在其身后的顾魜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张伟伸手去拽顾魜,白暮一巴掌将他的手打落。

    张伟震怒,右拳向着白暮打去,白暮侧身躲闪,然后拉着身后顾魜飞越张伟向着四楼深处跑去,张伟在后面紧追。

    且不说张伟是专业的运动员,白暮还带着顾魜,自然跑不过张伟,跑了不过五米,张伟就已经抓住身后顾魜的头发,粗暴的将顾魜扯到身边,左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起。

    顾魜的小脸通红一片,本就暗淡的身子更加透明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一遍,她是谁!”张伟掐住顾魜脖颈的手加大力道。

    白暮回身慢慢走向张伟,眼神很冷,浑身透着杀意:“放开她,把你的脏手拿开。”

    张伟冷哼:“不然呢?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丝毫不惧白暮的杀意,哪怕白暮不说,他根据顾魜半透明的身子也能猜出。

    “她是npc吧?”张伟贪婪的笑着:“你是获得了什么道具吧?居然能让npc为你所用?”

    “你不够资格,我再说一遍放开你的脏手。”

    白暮距离张伟更近了,这个位置足以攻击到张伟,他却毫不在意,他对自己的身体素质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“甜心!”白暮大喝一声取出尿壶。

    趁着张伟有一瞬间的失神,白暮抓紧尿壶向着张伟脑袋挥来。

    尿壶的速度极快在空中化作残影,带着破风声瞬间来到张伟左侧太阳穴。

    张伟大惊,他想不到白暮的速度这么快,慌乱中松开掐住顾魜脖颈的手,连忙抬起双手交叠一起去挡尿壶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尿壶狠狠的砸在张伟双臂,与骨头发出清脆的声音,白暮的挥击竟差点将骨头击碎!

    残余的冲击让张伟侧飞出去撞在墙壁上,还未等他站起身,白暮已经冲到他身前,尿壶在他手上犹如千斤重锤从头顶砸下。

    若这一击被打中他会死!张伟拳击手的本能让他躲避,他翻滚一圈,尿壶砸在地面,钢铁船舱的地板竟是被砸出大洞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该有的力量!

    来不及震惊,白暮握着尿壶对着张伟脑袋又是一击,张伟继续翻滚躲避,而后接力起身,后撤数步与白暮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此时的白暮双眼通红,灵魂空间内沉睡的系统被警报声惊醒,同第一次副本时的状况一样,状态栏红光闪烁,白暮整个人充满了暴虐嗜杀的气息。

    张伟直接被吓愣在原地,双腿打颤,嘴唇哆嗦着求饶:“对不起!我,我刚刚是开玩笑!对!开玩笑!”

    此时的白暮哪里听得进去,握着尿壶飞扑而来,劲风袭面,张伟连白暮动作都不看清,白暮就已经瞬身到张伟面前,手中尿壶高举,脸上漏出一抹狞笑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张伟避无可避,只能再次抬手格挡,尿壶以更大的力量敲打在手臂上,随着清脆的“咔嚓”声,痛觉让张伟破声喊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!!!”惨叫化作怒骂以此减轻疼痛“我草你吗!杂种!王八蛋!”

    惨叫声并不能让白暮恢复神智,却惊动了四楼深处沉睡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东西在黑暗中睁眼,铜铃大的眼珠泛着绿光,随着惨叫声望去,却只能看到红色墙壁还有贴满符箓的铁门,挪移着肥大的身躯,每一步都会牵扯到扎进肉里锁住骨头的锁链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~”锁链声音根本比不上张伟的惨叫,但十分清晰的传达进每个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顾魜听到声音不寒而栗,脚掌发麻,头皮一紧,对着白暮大声喊道:“白暮!快跑!”

    说完她跑去拉住白暮的手,柔软的小手握住手腕的那刻,有红丝从灵魂空间抽离,随着红丝消失,白暮恢复了清醒。

    还未理解现状,他就已经被顾魜拉着手躲进旁边的房间内,顾魜推倒白暮,骑在他膝盖上,双手死死捂住他的口鼻,眼中满是惊恐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别呼吸,千万别呼吸,会死的,被它发现绝对会死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