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三十章蛇怪
    顾魜带着白暮躲进房间屏住呼吸不过五秒,房间外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宣清。

    她原地低头抚摸桃木剑的手顿住,抬头望向走廊深处的黑暗,那里面传出的锁链声更剧烈了,被锁住的怪物正在突破束缚,锁链不能阻止它太久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随着锁链破裂,宣清乱做一团,握着桃木剑想去搏杀,颤抖的双腿却让她不能挪动一步,放下桃木剑,又举了起来,她害怕那个东西,心中的信条却逼迫她正面那个怪物,她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师傅的书很多都是关于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里面被锁住的怪物要比书籍上的更恐怖,暴力,茹毛饮血,生吃人肉。

    “僵尸!”宣清的话让所有人都愣在原地,张伟也停止惨叫,不可置信的看向宣清。

    “僵尸?别开玩笑了!”张伟脸色惨白,他现在比面对厉鬼时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厉鬼尚且还有神智能交流,受游戏规则束缚,但僵尸就是个只知道杀人吸血的怪物!

    且僵尸力量太匪夷所思,更甚的有头颅被砍还不死的红毛僵。

    陈圆圆直接吓傻在原地,她遇到过一次僵尸,那是第二次副本,她亲眼目睹了黑僵虐杀玩家的景象,玩家在它手上就像小鸡崽,随手一扯便被分尸,一手一半尸体,大快朵颐着。

    那是地狱般的景象,那是场虐杀,她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,什么稻米镜子阳光都是骗人的!

    对灵体有特效的工具被它轻易折断,它的名字一出现就代表着虐杀式的死亡。

    顾念有过刹那的慌乱,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去问宣清:“什么级别的僵尸?”

    青色玉佩贴着肌肤,如烙铁一般滚烫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”宣清话音刚落,破门声响起,随着“轰隆”一声。

    宣清对着众人大喊道:“屏住呼吸!”

    余下三人下意识的照做,死死捂住口鼻,一点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黑暗中有爬行的声音传来,先是头颅再是全部身躯,冲击人心,只一眼就会让人陷入疯狂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呕吐感让张伟险些破功呼吸,他只能闭上眼睛,不再去看,可这怪物的样子已经刻进内心,闭眼反而更加清晰的出现在脑海。

    那是五米长,两米宽的类蛇生物,是跟楼下怪物同出一辙的拼接而成,碎肉组成的蛇头上,身体由不同器官缝合而成半个人立在那,被剥去皮肤,浑身血红。

    蛇的身子上没有鳞片,只有一张张人脸,人脸上满是丝线,这些人脸也是缝合而成,张张透漏着痛苦,七孔流着黑色液体,空气中满是恶臭。

    那蛇吐出信子,分叉的信子上插满了头颅,像熟透葡萄一般密密麻麻挤在一起,每颗头颅都是痛苦的表情,随着信子吐出,嘈杂刺耳的哀嚎折磨着众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宣清尚且可以忍受,她心中不解,胸口的玉佩只能感应到僵尸,可眼前怪物,没有一点僵尸的样子,倒是与楼下怪物相似。

    未等她想明白,巨蛇已经爬行到众人身边,还睁着眼的宣清也闭上眼,一手捂住口鼻,一手握紧桃木剑,疯狂压制内心刺它一剑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们一脉活着的意义就是诛灭僵尸,身体中流淌着对僵尸充满敌意的血脉,但这个不行,宣清不能攻击它!

    它太过骇人!况且它不是僵尸!但为什么僵尸的气息拼命搅动她的神智?!

    她隐约猜到什么,还未等她细想,大蛇信子吐出,上面的密集人头停止了哀嚎,人头凸出的眼球转动,竟然直勾勾的在注视宣清他们。

    “嘘~别出声,它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耳边有沙哑男声响起,蛇身上的狰狞鬼脸被割掉嘴唇,昏黄牙齿上下触碰:“我不会害你们,你们在哪?”

    宣清悬着的心落下,鬼脸说话的一瞬间她还以为被发现,桃木剑蓄势待发,所幸并没有被发现,至于那鬼脸的话,她根本不在乎,继续闭着眼屏主呼吸。

    宣清自幼习武,气息比寻常人绵长很多,单纯闭气少说也能坚持五分钟。

    蛇怪停留在原地吐着信子不见离去,信子每次吐出,上面人头就发出令人心悸的哀嚎,这是在崩溃众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率先坚持不住的是张伟,他被白暮重伤,一闭气,伤口的疼痛就令他浑身颤抖,在疼痛与恐惧的角斗中。

    “斯!”疼痛让他本能的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鲜红信子掣电袭来,腥风扑面,张伟心中大惊,也不顾是否会暴露位置,深吸一口气,侧身翻滚,身子刚刚使劲,剧痛冲双臂直达心间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痛呼。

    躲避的动作停止,就这须弥间,信子已经卷起张伟,其上人头撕咬着他的皮肉,吮吸着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更痛的感觉从全身升起,他被死亡的阴影覆盖,最后想法的是“我死了也要拉你们垫背!”

    “系统!”白光晃过,一串手雷出现在他手中,用牙拉开保险,脸上布满狰狞的狂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来陪我吧!”

    顾念大惊失色,也停止憋气,对着宣清和陈圆圆喊道:“快跑!他疯了!”

    宣清早在蛇怪袭击张伟时就做出反应,她手握桃木剑,灵巧翻身跳到蛇怪身上,桃木剑泛着金光劈砍向蛇头半人,半人在宣清跃上蛇身时才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再做应对依然来不及,带着金光的桃木剑如切割豆腐一般,毫无阻碍的拦腰斩了半人。

    断口喷涌黑血,如喷泉洒在众人身上,宣清淡蓝道袍刚刚沾染黑血,蛇尾从后方袭来,直接贯穿了宣清。

    “咳!”宣清吐出大口红血,忍住疼痛反手断去蛇尾。

    头顶与蛇尾剧痛让蛇怪松开了信子,身躯被啃食大半的张伟掉落在地,手中手雷轰然爆炸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波在狭隘的船舱蔓延,一切都被烈焰覆盖,游轮震荡险些侧翻,白烟散去,一片狼藉,入目满是碎肉与血腥。

    宣清倒在碎肉中,尽管爆炸发生的瞬间,她动用所有金光护住全身,爆炸却还是伤及内脏,五脏六腑移位般,光是轻轻喘气都会觉得疼痛。

    陈圆圆从蛇怪突下杀手时就愣在原地,顾念喊出快逃时,她也未反应过来,距离张伟极近,她直接被炸成碎肉掺杂,尸体散布在船舱各处。

    顾念则直接窜进了最近的房间,躲过了爆炸,但却深陷更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威力的爆炸,蛇怪竟然只被炸毁半个脑袋,惨烈的叫声响彻整艘游轮,蛇身人脸却在癫狂大笑。

    蛇怪欲逃往一楼,它能感觉的到,一楼有它的食粮,只要能吞食了它,恢复完全不太可能,但脱离重伤,头部重新长出半人即可。

    那半人才是它最强杀气,宣清金光有着对鬼怪僵尸绝对破坏的力量,它根本无法抵御,宣清攻击时机又太过紧凑。

    残破身躯化作流光,转眼就离开了四楼。

    船舱又归于寂静,而两边房间却气氛严峻。

    白暮被爆炸余威波及,抱着顾魜被冲击震飞数米,直到后背撞在房间中央柱子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后背与柱子触碰的刹那,屋顶灯光亮起,房间瞬间亮如白昼,在顾魜搀扶下慢慢起身,看着顾魜对他点点头,他知道屋外怪物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顾魜眼中的害怕让白暮更加想知道蛇怪的情报,只有了解它才能找出它的弱点。

    “它是失败的试验品。”顾魜说出这句话后,瞳孔涣散,低垂着头,白暮没有看见顾魜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什么试验品?”白暮被顾魜搀扶着走到墙边,背靠墙壁席地而坐,火辣辣的疼痛让他猛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平缓呼吸去适应背部疼痛,良久后也不见顾魜回话,白暮这才发现顾魜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顾魜?”白暮轻轻晃动顾魜。

    纤细瘦弱的身躯像是没有生命的木偶一般,向着地面倒去,白暮急忙扶住顾魜,忍住背后疼痛,将她拉回怀里。

    抬起她的脸蛋观察她的眼睛,瞳孔涣散,面无表情,浑身都是阴冷,白暮抱着她就像抱着冷冰一般。

    “顾魜!顾魜你怎么了!”白暮慌乱起来,他轻轻拍打顾魜脸蛋,希望轻微刺激能唤回顾魜心神。

    左手刚刚触碰在她脸上,刺骨的冷让白暮瞬间将手抽离。

    “好冷!”白暮去看向触碰到顾魜的手掌,手掌上居然结了一层厚厚冰霜,冰霜下肌肤已经冻死,一片乌青。

    顾魜的状态越发异常,原本涣散却能看到一丝神智的眸子,随着时间迅速消失着,就像真正的人偶一般。

    【系统!】白暮乱做一团,搂住顾魜呼唤系统。

    【系统在】系统苏醒就察觉到白暮手掌的冻伤,它也慌乱起来,因为那冻伤在扩散。

    乌青死肉已经从手掌扩散到手腕。

    【宿主!松开她!不然你会死!】

    白暮顿住,内心挣扎着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系统心急如焚继续劝说白暮,冻伤已经从手腕扩散到手肘,再过一会儿,哪怕白暮想放开顾魜,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现在放开了她,以后遇到相似情况,我只会更加退缩,那样的我谈何拯救遭遇不公之人?”

    这事关道心,这不能放,放了便是升起退怯之心,退怯之心后便是惧怕,惧怕面对不公,会乱他道心。

    一切陷入僵局中,耳边有甜美女声响起

    “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,提交任务道具可获得奖励。”

    【不可能!我把你踢出灵魂空间了!你不可能再回来的!】系统张皇失措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而游戏只是换了个音色继续重复:“恭喜玩家完成。。。错误,程序错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