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我在逃生世界养成女鬼 > 第四十五章 过往

第四十五章 过往

    “燕家没有你这废物!滚出燕家!”

    好吵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母亲的责任已经结束!养你十年已经还了她的恩惠,现在跟你再无瓜葛!你不配做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浑浑噩噩中,白暮遥想前世。

    他在风雪天被赶出燕家,家丁们骂他灾星,父亲骂他是废物,母亲生前爱徒骂他怨种。

    十岁少年在雪地里漫无目的蹒跚着,小脚冻得青紫坏死,踩在雪地上,留下刺眼的艳红。

    白暮如旁观者看着一切,少年正是他的以前,还未重生的那一世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承受能力测试吗?让我回忆以往?”

    白暮回想之后发生了什么,是险些冻死在雪地中,然后被老者捡到,救了一命,那老者将少年白暮搂进怀里,用自己的体温让白暮熬过了大雪。

    以自己风烛残年的生命救了白暮。

    之后白暮开始拾荒度日,转折点在哪?

    白暮也不怎么记得了,他只能继续旁观年幼的自己,将以往时光重复一遍的演绎。

    大雪从轻落变成冲撞,寒风携着像刀子的大雪,割在白暮脸上,小小少年瘦弱的身躯不堪忍受,直接晕倒在冰天雪地中。

    也恰逢这时,老人走来。

    老人将白暮抱在怀里,像是抱着冰渣子,冷的心肺剧痛。

    后面发生的事情却与记忆中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老人怀里少年,突然张开了口,死死咬住老人的喉咙,大口吮吸着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老人在痛苦中死去,眼里满是恐惧与痛苦。

    少年吸食了老人最后一滴血液,将毫无生气的尸体盖在上面,很快便被大雪掩埋,化作风雪中的净白。

    白暮冷眼看着一切不屑道:“没有意义,我心澈如明镜,当时原委并非如此,扭曲我的记忆,毁我心智,让我入魔吗?不过如此,那看来我的精神力还是很强的。”

    白暮之所以不被影响,是因为他具有这段过往的记忆,若是连他自己都遗忘的过去呢?他还能分辨出真假,不受影响吗?

    风雪骤停,画面转换,刚刚还是风雪漫天,如今却艳阳高照,风雪化为竹林,入目满是绿色,竹林中有轻啼响起,十五岁的白暮从竹林窜出,身手矫捷的攀上竹子,落在竹子顶端的飞鸟被他轻松捕获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面我倒是没有记忆,是被我遗忘了?还是虚构的?”白暮来了兴致,开始期待下面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擒住飞鸟的少年白暮,直接将飞鸟塞进嘴里,咬碎鸟骨,连带着羽毛生生吞下。

    俨然像只野兽,只知道茹毛饮血。

    “咦~”白暮嫌弃的看向少年时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么恶心?那这应该是假的了。”说完画面又转换,这次是人来人往的大街。

    有熟悉的声音传入白暮耳中。

    那正是17岁的自己。

    而此时,17岁的自己正尾随一名修士背后,那修士境界低微,只是筑基期,不过面容青涩,年龄只有12。

    “希望那个法子有用!”17岁白暮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段记忆白暮也没有,但周围嘈杂的叫卖声他非常熟悉,像是刻入脑子里一样,像这些都是真实的,他就站在大街上,没有测试,没有重生,一如时光倒流回到重生前。

    白暮迷糊了,神智有些恍惚,脚步虚浮的跟随着17岁的自己,他感觉自己和17岁的自己融合了,他不再是个旁观者,而是参与者,尾随修士是他的决定,当下走路,呼吸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他尾随修士来到城外,躲在暗处等到天黑,那修士开始打坐修行,修士并没有发现暗中有人,不过10岁的少年郎没有太多防人之心。

    白暮这时走了出来,手上短刃泛着寒光,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捅进修士胸膛,修士剧痛中苏醒,眼神满是惊恐,还未看清白暮的脸,白暮疯了似的连捅数刀!

    直到修士没了气息,白暮趁着血液未冷,直接刨开了修士的小腹,用手在腹中挖掘着,不一会他找到了,那是小拇指大小,泛着淡青灵气的灵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灵根!还真的有!现在是我的了!”白暮仰头狞笑,而后一把将灵根送入口中,心中默念诡异心法,口中灵根化作暖流滑入小腹,在小腹重新化作灵根。

    心法继续默念,灵根彻底与白暮融合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的灵根是这么来的吗?”受融合影响,白暮已经开始自我怀疑,发生的一切太过真实,手指上还有残留的温热,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妄了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父亲不要我,姑姑说我是灾星,家丁骂我怨种,原来我本性如此?”

    画面消失,一切都陷入黑暗中,粘稠,阴冷,难以呼吸,肺部传来的压迫感让他想吐,但比肉体痛苦更加汹涌的自责,自我厌弃摧残着他的心智,他原来才是那个最不公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吸食活人精血,将好心救助的老人吸成干尸。

    为了修为残害他人,生生剖开那人腹部挖去灵根。

    心如死灰,再无生机。

    白暮的精神快要崩溃了,现实中,测试精神力的机器发出震耳欲聋的警报声,红光疯狂闪耀着。

    所有工作人员,包括夏恭都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为什么不能停止!”夏恭着急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而助理早就被吓傻愣在原地:“不...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啧!”夏恭对着身后工作人员喊叫道:“断电!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所长!现在断电,白暮很可能会变成傻子!而且镇压室里面的鬼魂也会逃窜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再准备一个连接器!把我的精神和白暮的连接到一起!”

    助理惊慌失措,连忙阻止夏恭:“所长,白暮精神力太强了,你进去恐怕就出不来了!会直接被白暮的精神力湮灭的啊!”

    夏恭不顾助理的阻拦,拿来测试用vr头盔,直接戴在头上,坐到白暮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办法了!起码我可以护住白暮的神智,让他断电后不会变成傻子!要是我的精神力波动消失,你们就立刻通知所长,集结所里的全部灵师,断电后共同压制镇压室里面的厉鬼!”

    “所长!”助理抗拒着不愿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“白暮是第一个驭鬼师,他的命比我重要!再说是我求他做测试的,错在我身上,我必须要负责!现在启动链接!把我送进去!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助理再也不能拒绝,咬紧牙关按下了启动键。

    夏恭感觉双眼一黑,眩晕感侵袭而来,转瞬就又消失。

    回神后她便处于漫天的大雪中,眼前古色生香的豪宅令她诧异,她现在处于白暮的记忆中,所见所闻都是白暮经历过的,甚至连记忆本人都不曾记得的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容易就进来了?”还未想明白怎么回事,突然婴儿的啼哭响彻古宅。

    宅邸内瞬间嘈杂一片,脚步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老爷!夫人生了!但是夫人.....夫人快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画面在此处定格,如镜片破碎,一切又陷入黑暗中,再次浮现画面,已经是五年后的夏天。

    满脸雏嫩的孩童正爬在地上玩耍,突然有中年男人过来,一脚踢到孩童脸上,孩童就像足球一样被踢飞,重重撞在柱子上,疼痛让孩童嚎啕大哭,中年男人去恶狠狠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灾星!别哭!你再哭我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夏恭刚要扑过去阻止中年男人,画面再次转换,又回到风雪中,比白暮刚出生时,还要暴烈的风雪。

    白暮赤脚在雪地踟蹰,晕倒,然后被老者以体温救活,一命换一命。

    到这为止,夏恭还处于迷茫中,她不解为何白暮与老者的装束都非常复古。

    下一幅画面让她打消疑虑,她隐约猜出答案,然后自己也吓了一跳,误打误撞之际,她竟然知道了白暮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幅画面正是人来人往的街道,白暮跟随在孩童身侧,两人相谈甚欢,二人脸上都洋溢着欢悦的笑。

    画面中行人的装束,街道的建筑,都冲击着夏恭的三观,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穿越者?我草!真的有穿越者?!那不是小说里的设定吗?!”

    二人自然听不到夏恭惊呼,在夏恭强迫自己接受穿越者存在时,二人走出城门,天空突然暗淡,画面再转,更加震碎夏恭世界观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孩童抛出飞剑,稳稳立在飞剑之上,对着身后白暮说声:“小心”

    之后他随着飞剑一跃而起,瞬间冲入云端之上,看到这一幕,夏恭直接傻在原地,瞳孔颤抖,有震惊,有发现新大陆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修....修仙者?我!我草!”从来不说脏话的夏恭在此时破了功。

    现在她明白为何白暮精神力如此强悍了,因为人家不仅是穿越者,还是个修仙的啊!

    云端之上铁器碰撞声传来,夏恭顺着声音向上望去,只见黑夜中,有金光闪烁,那是修士灵剑碰撞的余威,夏恭只能看到大概,她心痒难耐,要是能窥见修士的战斗,对她日后的研究一定大有帮助。